菜单
科普文章
搜索

肚子里的宝宝也会得卵巢囊肿?

作者: 张羽 2015-12-28

卵巢囊肿-900.jpg

我们妇产科那点事儿,都是女人的事儿,似乎并不高深,很多疾病名称即使是普通老百姓,估计也知道个十之八九,例如子宫肌瘤、卵巢囊肿,都是成年女性比较常见的妇科疾病。

但是你可能没有听说过,还在妈妈肚子里的女宝宝也可能患卵巢囊肿。

孩子留不留?

在网上,也有朋友拿这样的病例来咨询我的意见,都是准妈妈在怀孕 6~7 个月的时候,在常规的 B 超检查中发现胎儿卵巢上有囊肿。当地医生建议引产,而肚子里的孩子已有胎动,是一条活泼泼的小命,母亲实在舍不得,于是向我求助。

就这么个问题,我翻遍中国的妇产科教科书,包括几本砖头厚的经典妇产科书籍,都没有找到对这一问题的讨论和指导意见。问同行,也说没有什么经验,要查文献才知道。

在 Pubmed 上检索医学文献。总的来说,国外报道的病例数量也不多,大致意见是可以继续观察,并非必须引产。

我的心里仍然没数,想起自己以前参与翻译过的一本《青少年妇产科学》,翻出仔细研读,最终找到答案,书中记述如下:

在孕期例行的超声检查中,胎儿卵巢囊肿的发生率在 30%~70%,然而真实情况很难确切掌握。

发病原因不清楚,最大可能是来自母亲和胎儿的促性腺激素的双重影响,如果孕母合并先兆子痫、糖尿病、羊水过多,则胎儿发生囊肿的概率增加。

一般来说,单纯性囊肿在产前或者产后均可自然消失,处理策略以观察为主。如果囊肿超过 6 厘米,为防产时破裂或者胎儿腹部过大造成难产,建议剖宫产终止妊娠,小的囊肿可以经阴道自然分娩。

胎儿卵巢囊肿通常在产后 4 个月自然消失,母亲不用过分担心,但要定期随诊宝宝的情况。如果囊肿不消失,或者进行性增大,可能需要医疗干预。

对大部分来咨询的人,B 超上看到的大小都没有超过 6 厘米,我一般都给出「继续观察」的答复,陆陆续续,不断有病人咨询,也不断有病人进行反馈。

的确,绝大多数胎儿的卵巢囊肿都在快出生或者出生后半年之内消失,我愈加有信心了。

一封母亲的来信

关于这个问题,我还收到这样一封感谢信:

张大夫,

因为遇到您我才有了现在幸福的感觉。

怀孕的时候查出胎儿卵巢囊肿,我很害怕,这里的医生没见过,让我引产,因为实在舍不得已经有了胎动的宝宝,我咨询了您,您很细心很耐心地回答了我 N 多语无伦次的问题,听完您的解释,我决定把孩子生下来。

现在宝宝很健康,我给她取名「瑞羽」,「瑞」是我的名字,也取祥瑞的意思,「羽」是让她永远记住张羽医生,是她的恩人,也是我们全家的贵人,也希望孩子长大以后,能成为给别人带来希望的人。

读完这封信的那一刻,我的脸上,满是灿烂和幸福的傻乐。

虽然孩子母亲把我当成孩子的恩人,其实最终要感谢的还是她的父母,通过和医生的交流,勇敢地留下她。

在孩子出生前,从跟孩子母亲的交流中,我能感受到她的焦虑和担忧,我能体会到她特别想从我这里听到百分之百的确切答案,例如「宝宝生下来一定没问题」。

作为医生,我永远不能做百分之百的保证,必须走一步看一步,可以无条件地提供心理支持,客观上却必须告知可能发生的一切不良后果,抉择的最终权利永远在孩子父母那里。

孩子妈妈在信中说:张医生,你是渡我们一家人的船。

其实,这位勇敢的母亲何尝不是在跟我同舟共济呢?

生命,没有完美的答案

当医生的,在这种时刻给出引产的建议,似乎永远都不会犯错,不会招惹上官司,更落不着埋怨,毕竟是一个「有问题」的孩子,病人最多会觉得自己倒霉,或者怨上天不公,默默承担一切。

而通过查找资料,阅读文献,提出可以严密观察,不要盲目引产的医生,实际上是承担巨大压力的。然而面对生命,面对良心,以及在协和多年所受的医学和人文教育,一个合格的医生是没有选择的,应该有所担当。

面对一个生命的去留,母亲在两难之时,几乎不会有十全十美的对策和百分之百确切的答案。人的一生所追求的,毕竟只能是无怨无悔,生活是这样无常,要拿出一点愿赌服输的精神,才能怀揣所得和希望,义无反顾地往前走。

作为医生,除了精进业务,更应有所担当,正如康德所说:

有两样东西,我们愈经常和持久地加以思索,就愈使心灵充满日新月异的景仰和敬畏,它们是,在我之上的星空和居我心中的道德法则。


本文摘自《只有医生知道!3》一书,由作者授权丁香园转载。

图片来源:123rf.com.cn 正版图片库

责任编辑: 张菁媛
张羽
本文作者 张羽
更多文章

张羽 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副教授

丁香医生
不只是科普 更是健康工具
点此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