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丁香医生审稿专业委员会同行评议通过

医院门口发生车祸,医生应该「无故脱岗」还是「见死不救」?

2020-10-14作者:丁香园

近日,发生在吉林省长春市的一起车祸引发了舆论热议。

单纯从事故的角度,这起车祸普普通通:一辆小汽车与摩托车相撞,事故导致摩托车驾驶员受伤。

但让这件事故变得不普通的,是它发生的地点:一所医院的门口。

这起事故发生在 2020 年 10 月 7 日晚,在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北湖医院正门外。事故发生后,涉事司机及亲属三次进入该医院寻求帮助,却无一人出院将伤者拉进医院。

无奈之下,司机再次拨打 120,等待近 40 分钟后,120 急救车将伤者送往 14 公里外的吉林大学中日联合医院总院进行救治。

正是因为这样的经历,涉事司机认为,事故就发生在医院门口,而该院无一人帮忙,「作为救死扶伤的机构,实在太不应该。」

医院负责人则回应称,

医院的确规定值班医生不能脱岗,而且事发时为假期,当日急诊只有一名医生值班。
这不属于重大的交通事故,一般来说,我们的医生是不允许出去就医的。
医生是为大家服务,不是为单个人服务,医生要是跑了,如果急诊患者出现生命问题怎么办?
就他们反映的车祸情况,伤者是有条件和能力到急诊就诊的。

医院负责人解释,

至于当事人表示没有护士或保安去帮忙,原则上不会发生这种情况。因为疫情且假期期间,保安护士都是一个人盯一个岗位,也请当事人予以理解。

「无故脱岗」还是「见死不救」?

事情到这里并没有结束。

在健康时报等相关媒体对事件的后续报道中,涉事的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院办工作人员给出了进一步的回应:

根据监控录像的分析,事件经过和网络上的报道及当事人的说法存在出入。
当日晚北湖院区急救医学科有急诊内科、急诊外科共 2 名医生在值班。事件发生期间,急诊内科医师始终在抢救心脏病患者,而急诊外科医师多次向涉事司机的母亲询问伤者情况,其母亲并未答复。
其后院区行政总值班带领保安到达医院门外事故现场,与长春急救中心 120 急救人员、处理事故交警共同劝说伤者通过 120 急救车转运至医院进一步救治。经 20 余分钟劝说,患者方才同意接受 120 急救车转运。

如果站在涉事医院和医生的角度,这件事背后的原则和苦衷并不难理解。

作为责任制的医疗机构,对院内门急诊就诊、住院的患者需要负直接责任,而值班的医护人员则是最直接的责任人。

作为直接责任人的值班医生,有自己的岗位和需要救治、照护的病人,自然不可能兼顾医院大门口或者医院附近社区的突发事件。

每一位在临床待过的读者都清楚,对于值班的医护人员来说,只要是值班期间未得到上级批准的自行离岗,无论是去见义勇为还是去办私事,都改变不了严重违纪的性质,这一行为的后果最终也只能由自身来承担。

更何况,医护人员的能力和精力都是有限的,我国各大医院的人力一般也相对紧张,值班医护人员能够救治院内的病患已经是尽力,要求他们还要兼顾医院附近的事情并不现实。

毕竟,如果医院门口的任何事都由医院内的负责,医院的「责任区」覆盖范围显然就成了一笔扯不清的糊涂账。

到医院附近哪条街、哪个路口才算界限?医院门口 100 米路口有人倒下需要医院去救,医院门口 500 米的呢?医院门口 1000 米的呢?

住医院隔壁的小区,是否就等于获得了医院的就近看护,出现问题就需要医院来人来床来接,否则就是草菅人命、没有医德?

医院门口的「责任区」覆盖范围显然难以界定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显然,这样「无限责任」式的要求,是任何医院和医生都难以承担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我国,院前与院内急救存在着明确的界限。

除了广州等少数城市以外,在绝大多数的城市,院前急救是与院内救治相互独立的两套系统,由 120 等院前急救机构负责院外伤者、病患的现场急救及转运,而医院急诊科一般只负责患者被转运入医院后的救治。

因此,在这一事件中,涉事医生面对的是「职责内」和「职责外」的选择。

对于绝大多数医护人员来说,应该如何选择显而易见。如果这位值班医生选择脱岗帮助职责外的患者,一旦院内职责内的患者得不到及时救治,恐怕等待医生个人和医院的将不只是舆论的风暴,还有法律的重责。

谁把医生推入道德困境?

然而,在这件事情里,涉事医院和医生的「坚持原则」显然难以平息舆论。

人们感到不解和恐惧:不解为什么摔倒在医院门口也要等 120 急救车 40 分钟才能送院?恐惧于这样的事情是不是有一天也会发生在自己的头上?

有人指责医护人员「见死不救」,有人批评医院「死板,不懂得变通」,也有法律界人士指出「虽然法律上医院无需担责,但道义上应受谴责」。

抛开这些情绪性的讨论,对于医护人员自身而言,当自己有一天因为交通事故或猝死倒在医院门口的时候,自然也会恐惧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自己或许素不相识的同事、同行因为惧怕脱岗担责,而把自己放在马路上等待。

按原则办事不代表不能变通,按原则办事也不代表没有人性。

无论是过去大半年里疫情的考验,还是平素里大量医护人员救治院外突然意外猝死患者的报道,都已经证明了我国绝大多数的医护人员都是有着高度的责任心的,无论是否属于自己职责范围内的病患,大多数医护人员都能做到挺身而出。

假设眼下的这起事件发生在医院的大门以内,相信涉事医院的医护人员会毫不犹豫地转运及救治患者。

显然,出问题的不是「坚持原则」,更不是所谓的「医德」。毕竟,一个社会机制的正常运行,绝对不可能依赖于个人的「道德情操」和「舍己为人」。

只局限于「医德」层面相互指责,不仅无助于未来类似问题的解决和防范,也会更进一步撕裂本已脆弱的医患互信。

捆住医护人员手脚、把这个「见死不救」还是「无故脱岗」的道德困境强加的医生头上的,是涉事医院不够合理的人员调配,以及眼下并不完善的院前医院内急救协调机制。

院前急救为何「舍近求远」?

本次事件中,院前与院内急救协调机制最直接的问题暴露,就是救治力量的「舍近求远」,这也是最受关注的焦点:事故发生地旁边医院的医护人员不能、也不敢擅自离岗救治,事故的伤者也只能等待近 40 分钟才能赶到的 120 急救车。

在「兵贵神速」的院前救治中,这样的「舍近求远」显然无法满足现实的要求。

这样的问题也并不仅仅局限于一个地方,而是一个在全国各地乃至国内外都可能广泛存在的问题。

也正是因为如此,近年来国内有北京、武汉、重庆等多个城市开始学习国外的先进经验,探索建立更为高效的院前急救医疗服务体系(Emergency Medical Service System, EMSS)

图片来源:www.ems.gov

所谓 EMSS,就是不再将院前急救和院内救治人为地、机械地划分为两套独立的系统,而是将行政辖区内的院前急救、院内急诊、ICU 和急诊绿色通道等救护资源统一纳入同一急救指挥网络管理。

在接到急症救护的报警后,实时调配就近的固定(医院)或机动(救护车)医疗资源,最大程度压缩院前急救的救治半径,减少反应时间,对患者进行就近、快速的救治。

这一体系最早诞生于美国的西雅图,通过合理地调配医院、急救中心和消防站(部分国家的消防系统也负担医疗救治工作)的医疗资源,西雅图的EMSS系统能够将理论上的救治反应时间压缩到 5 分钟以内。

回到本次事件中,如果伤者能够在 5~10 分钟内就得到救护车转运,无论救护车是由 120 派出还是附近的医院派出,这次的舆论争议很可能就不会发生。

遗憾的是,受限于现实中医疗资源的有限、不同医院和院前急救机构相互之间的协调、城市中的交通状况、急救体系人才的待遇和培养问题等现实困难,高效、统一的 EMSS 体系眼下离我们依然存在不小的距离。

如果本次事件能够唤起对于院前急救现实问题、困难的关注和讨论,或许能够成为推动我国 EMSS 体系建立和发展的重要节点,为建立更高效的院前急救、院内救治协调机制带来更多的资源投入。

也只有如此,我们才能真正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策划:gyouza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相关文章

cover
急救电话 120,很多人都知道这个号码。拨打 120 是向急救中心呼救最简便快捷的方式。医院的急诊科是 24 小时全年无休的上班,接到 120 中心所安排的出车任务必需要出车的,即使是无聊的醉鬼报的假案。但是我在急诊的这几个月工作时间,发现有很多人还是不太了解这个 120 电话的意义和使用方法。在中国的大多数城市,你所打的 120 接通的只是一个服务中心,接线的工作人员(可能有一些医学知识和背景)
cover
最近,多个急救相关事件中,当事人抱怨急救车到达延迟。事件一:上海,醉酒者呼叫 120,急救车到达后,一群酒友认为急救车到达太迟,用板砖和棍棒围殴急救人员。事件二:深圳,一青年在地铁站突发抽搐、心脏骤停,急救车接到呼救后一分钟内出车,12 分钟到达现场,抢救约半小时,最终抢救无效死亡!家属质疑 120 急救车来的太迟。事件三:120 医生夜间出车,离急救站不远一工地工人突发心脏骤停,急救车 5 分钟
cover
北京一家著名的大型医院举办了全院职工运动会,在入场时,一青年职工突发意识丧失倒地。刚好运动场有数位急诊医生,他们马上识别心脏骤停并开始心肺复苏与口对口人工呼吸,并呼叫自己家医院的救护车。急救车迅速到达现场,于是这些急诊医生一边继续心肺复苏一边将患者紧急转运至急诊科抢救室。到达急诊的急救顺序是:建立骨髓腔输液通道经口气管插管接呼吸机。心电监护提示室颤,并实施除颤。最终心脏复跳。中间参与抢救的专家一大
cover
2010 年,在武汉同济医院成功做完心脏手术后,张华刚准备转院回老家继续治疗。医生特别交代家属,要救护车转运、要有医生护士陪同,张华刚的妻子一一应下,在院内的外科楼下,她找到一辆带红十字、警报灯的救护车,对方承诺,会有医护人员陪同。她和对方说定了 2000 元的价格。没想到路上张华刚突发疾病,车上不仅没有医护人员,更没有任何急救设施,司机见状不对,直接拔了车钥匙,抛下患者跑了。 在炎热的夏季里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