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丁香医生审稿专业委员会同行评议通过

为什么中国男性自杀率开始高于女性了?

2020-10-28作者:丁香医生

#大连理工一名 25 岁男性研究生自杀#,#湖北高院副院长在办公室自缢#,#成都大学党委书记自杀,年仅 49 岁#……

「男性」,「自杀」,这两个关键词正在越来越多地涌入眼球。

然而,当我们讨论自杀时,固有的印象是女性自杀率高于男性。

「我国每年有 15.7 万女性自杀,自杀率比男性高出 25%」。

这一数据的来源是费立鹏教授的论文《中国自杀率:1995 ~ 1999 年》,基于此推算而得,成为了近年谈论男女自杀率差异的基础。

2006 年,中国男性的自杀率开始反超女性,并且不断拉开差距。特别从 2012 年起,女性自杀率总体下降,男性总体上升。


图片来源:Changing of suicide rates in China, 2002-2015

数据变动的部分原因在于农药管制和社会进步,更多农村女性不再选择以死抗争。另一部分原因是男性自杀率的确升高了。

2013 年,浙江省城市男性自杀率反超农村女性,在所有区域、性别亚组自杀率都下降的背景下,20~34 岁的城市男性自杀率不降反升。

虽然自杀率的数据统计有各种指标,但从整体上看,一个趋势是确定的:中国男性的自杀率已逐渐超过了女性。

今天是 10 月 28 日男性健康日。

是时候发问了,沉默太久的中国男人到底正在背负什么?

沉默的真相

在男性自杀的问题上,有一点十分值得关注。

常理中,我们总认为自杀和精神情绪问题存在关联性。然而,这种联系在男性身上并不显著。数据呈现的感觉似乎是——男性的自杀并不以情绪崩溃作为征兆。

与自杀率呈现的男高女低相反,在抑郁和其他情绪问题的诊断上,男性的报告率低于女性。

2018 年,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针对全体中国国民做了一次心理健康大评估。从整体状况上看,成年男性的心理健康状况比女性好很多。

图片来源:中国国民心理健康发展报告(2017~2018)


2019 年,北京大学第六医院黄悦勤教授等在《柳叶刀 · 精神病学》上对于这一状况做了更细致的分析。数据显示,在中国,抑郁症男性患者约为 35%,女性患者约占 65%,存在明显的性别差异。


差异背后,可能的原因在哪里?

被性别枷锁限制住的男性

随着近两年女权的崛起,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性别偏见对于社会和个人造成的压迫,「平权」运动也在全球范围内推广开来。

性别的刻板印象,不仅是女性沉重的枷锁,同样也是男性的。

从小到大,一个男孩要成为一个社会标准意义上的合格男人,并不轻松。

10 岁,你听到的是「男孩子不许哭」,「男生怎么能怕疼」。

一项在 15 个国家(包括中国)开展的调研显示,坚强、独立、不能示弱,这是 10~14 岁的男孩普遍被教导的观念。

只有这样才能得到女生的关注,也只有这样才能不被其他男孩欺负和嘲笑。

图片来源:站酷海洛


30 岁,你听到的是「婚房买了么」,「没房没车怎么结婚」。

香港大学的研究发现,「有房才嫁」依旧是社会的主流。尽管越来越多的女性要求经济独立,但由于年轻女性在家庭财产继承、父母支持购房等领域的平等权利受阻,购买婚房的压力还是在男性及其家庭身上。

图片来源:站酷海洛

50 岁,你听到的是「财务自由了么」,「给孩子买房了么」。

这不仅是社会的传统观念,还是很多男人为自己设定的标准。有关家庭支出的调查显示,在有了一个以上的孩子后,男性往往会主动寻找加薪的机会,把负责家庭支出视为自己的责任。

图片来源:站酷海洛


无论是社会期待还是励志鸡汤,当「生育」和「顾家」成为压迫女性的两座大山时,男性则在「大男子主义」的号召下,为了赚钱和成功学而焦虑。

然而上升这件事,正在比任何时候都难。

农业部公布了 1986 年到 2010 年中国农村人均家庭收入的数据,就向上流动来说,无论是 1988 年~1995 年、1995 年~2002 年,还是 2002 年~2009 年,这三个断层里的低收入者在经过七年努力后,都有超过四成还是原地踏步。

向上的道路封死了,但向下的通道一直打开着。数据中,1986 年的有钱人到了 2010 年只有三成依旧能够维持富裕。

与其看病保健,不如加班赚钱。

当超时工作,努力赚钱成为社会期待下多数男性的选择,健康上的威胁也在不断放大。

在慢性病的患病率上,男性几乎每一项都显著高于女性。依据 1990 年到 2017 年对于中国人死因的数据统计,慢性病已经超过癌症,成为中国人的第一大死因。

而北京大学基于 2011~2012 年中国健康养老追踪的调查发现,在 45 岁以上的城市慢性病患者中,男性的就诊率明显低于女性。

心理健康更是被忽视的角落。以男性比例较高的程序员为例,在 2019 年发布的《中国国民心理健康发展报告》中,参加调研的 IT 员工心理健康水平不佳的接近 40%, 远高于 26.2% 的全国平均水平。

图片来源:自己做的


男儿有泪不轻弹,心里有苦我不说

压力也许是社会的共同问题,但男人普遍存在一种莫名的「倔强」:不说。

回到北京大学对于中国精神卫生调查的研究,在面临抑郁的时候,许多女性都能选择求救。比如和闺蜜说说自己的情况,在社交媒体上寻找相关的病友群,主动去找心理医生……

但男性大多选择的是沉默。

当他们遇到问题时,往往倾向于独自解决,而不是找个兄弟说出自己的故事,至于和心理医生寻求帮助的更是少之又少。《英国医学杂志》一项研究发现,男性进行初级医疗保健咨询率要比女性少 32%。

球赛的输赢,新出的游戏,涨停的股票……这些才是兄弟之间的话题。面对妻子孩子,更要树立自己「一家之主」的权威形象,「工作的事你不懂」成了名言借口。

「绝对不能示弱」的坚持,也让他们更难被检测出抑郁。

相比于女性抑郁时候感觉到的「我的快乐没有了」,男性的心理健康问题常常会以各种反复的、莫名其妙的身体不适表现,像是疲劳、头晕、睡眠障碍等等。

图片来源:站酷海洛


这种性别上的差异直接影响了心理医生的诊断。

在美国心理学会的调查中,针对情绪问题,男性更容易被诊断为多动症之类的有外部症状的疾病,而不是抑郁、焦躁之类的情绪问题。

男儿有泪不轻弹,这种社会要求的坚强让男性的心理健康状态长期处于被忽视的状态。而更多关于他们选择沉默的原因仍未可知……

怎么办呢,要怎么办呢?

今天是男性健康日。

至少在今天。当结束一天工作的时候,想请你给你的兄弟,爸爸;给你的老公,男朋友,多问一句:「今天怎么样」?

告诉他们。

可以多说说,诉诉苦,我们在听,我们能懂。



审核专家仅对文献数据进行核查

作者 小邱

制图 ued团队

封面图来源 站酷海洛

参考文献:

[1] Jiang H, Niu L, Hahne J, Hu M, Fang J, Shen M, Xiao S. Changing of suicide rates in China, 2002-2015. J Affect Disord. 2018 Nov;240:165-170. doi: 10.1016/j.jad.2018.07.043. Epub 2018 Jul 17. Erratum in: J Affect Disord. 2019 Jun 15;253: PMID: 30071420.

[2] Fei F, Liu H, I Leuba S, Li Y, Hu R, Yu M, Pan J, Zhong J. Suicide rates in Zhejiang Province, China, from 2006 to 2016: a population-based study. J Epidemiol Community Health. 2019 Aug;73(8):745-749. doi: 10.1136/jech-2018-211556. Epub 2019 Apr 16. PMID: 30992370; PMCID: PMC6678047.

[3] 傅小兰, 张侃, 陈雪峰, 陈祉妍.中国国民心理健康发展报告(2017~2018)[M].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北京,2019. p25

[4] Prof Yueqin Huang,Prof Yu Wang,Prof Hong Wang,et al. Prevalence of mental disorders in China: a cross-sectional epidemiological study. Lancet Psychiatry. Feb 2019.

[5] Blum, R. W., Mmari, K., & Moreau, C. (2017). It Begins at 10: How Gender Expectations Shape Early Adolescence Around the World. The Journal of adolescent health : official publication of the Society for Adolescent Medicine, 61(4 Suppl), S3–S4. https://doi.org/10.1016/j.jadohealth.2017.07.009

[6]CHRISTIANSEN SL, PALKOVITZ R. Why the “Good Provider” Role Still Matters: Providing as a Form of Paternal Involvement. Journal of Family Issues. 2001;22(1):84-106. doi:10.1177/019251301022001004

[7]庞明樊,冯星淋.城市中老年慢性病防治就诊倾向分析[J].北京大学学报(医学版),2014,46(02):220-225.

[8]Yan, Binjian, Yingheng Zhou, and Xiaohua Yu. "A study on household income mobility in rural China from 1986 to 2010." China Economic Quarterly 13.3 (2014): 939-968.

[9] Wang Y, Hunt K, Nazareth I, et alDo men consult less than women? An analysis of routinely collected UK general practice dataBMJ Open 2013;3:e003320. doi: 10.1136/bmjopen-2013-003320

[10]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2018. APA GUIDELINES for Psychological Practice with Boys and Men.

相关文章

cover
国际女性研究中心的高级主管 Suzanne Petroni 过去一直认为,根据众多的研究数据,导致女性死亡的首要原因是孕产妇死亡。但是,世界卫生组织(WHO)于 2014 年 9 月份公布了一项题为「世界青少年健康:第二个十年的第二次机会」的报告,结论却令人意外。「我看过那份报告,这里面有一些潜台词值得推敲,」Petroni 说,「导致 15 至 19 岁少女死亡的首要原因是自杀,而不是孕产期死亡
cover
最近一上微博,就能看见新的杀妻 / 杀女友案。图片来源:微博截图会说,每天都会有凶杀案发生,总能找出几个极端例子。然而,在凶杀案中,杀妻/杀女友的比例也并不低。 有检察官检索了 2017 年,重庆市五个中级人民法院的故意杀人罪判决书,共 62 份。如果依照被害人与杀人犯关系来分类,其中,杀妻占 23%,杀女友占 7%,合计 30%,比其他种类都要多。可以说,在所有人际关系中,夫妻 / 伴侣关系的被
cover
在英国,78% 的自杀者是男性。尽管这些自杀多数是抑郁症的原因,但与女性相比,男性的抑郁症更少得到早期的诊断,可能是经济社会因素带给男性的压力,也可能是因为缺少能完全敞开的沟通。#此处应有背景音乐:男人哭吧不是罪这怎么办?有个叫做 Tom Chapman 的人,在 Facebook 和理发师同行讨论时,决定做一个预防自杀的慈善机构。在之前,Tom Chapman 的一个好友曾经自杀去世,在好友的葬
cover
当我终于了解到她的抑郁症时 ,她已经去世了。这个发现重铸了我的童年, 母亲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残忍、独断,她只是病了。 妈妈,她不是我认为的那个人,她比我认为的更复杂,更勇敢,也更悲惨。直到她去世后,女儿在写给《纽约客》的文中这样回忆,不无伤痛和遗憾。妈妈是在生第一个孩子时患上了严重的产后抑郁,因为停止用药,抑郁反复发作,在孩子们眼中留下一个脾气极坏的妈妈。在中国家庭中,妈妈同样是那个最不被理解的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