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丁香医生审稿专业委员会同行评议通过

反容貌焦虑:我长得很普通,为什么不能自信?

2021-05-27作者:张昕

容貌焦虑始终是一个被广泛讨论的话题,随之产生的反容貌焦虑将这个话题引向了更高的热度。今天我和鹿 Sama 就来和大家聊一聊容貌焦虑的问题。

这个话题来源于我和鹿 Sama 的一次对话。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容貌焦虑是对自己容貌各种不满意

我:最近很多人在说的「容貌焦虑」是怎么回事?

鹿 :你竟然不知道什么是容貌焦虑?

我:我真不知道…… 容貌有什么好焦虑的?

鹿:就是对自己的容貌各种不满意啊,甚至不惜牺牲健康去改变外表:古有裹脚,现有削骨、过度减肥。即便是没到伤害身体的程度,心理上的困扰也是存在的,比如我就曾因不满自己的外表而哭过……

我:你挺好看的为什么要容貌焦虑?我就完全没想过这个问题……

鹿:你为什么不容貌焦虑?你这一路高开低走的……

我:对呀…… 你看,我明明这么普通,可我就是这么自信!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容貌焦虑可能是社会塑造的结果

鹿 :那是因为从来没人对你说:男孩子的容貌真的太重要了!

但所有的女孩,不管她长相、身材如何,从小就会受到别人对于容貌的评头论足。

从小我妈对我的外表要求就很高,这样常让我觉得自己真的很差。

比如她会说:

你看你的嘴形不太好看,要是男孩长这样还不要紧,但是女孩这样就不行了。

我:其实你的容貌焦虑也不是你的父母灌输的,而是社会塑造的结果。

父母之爱子女,必为其计深远,他们知道女性容貌的社会期望值在那里,知道大众审美一向对男性宽容而对女性严苛。所以,不只是你在「容貌焦虑」,而是父母也在为你的容貌而焦虑

鹿 :还有啊!容貌的评判甚至不会放过世界上最有权有势的女人。我小时候在杂志上看到过一则笑话说:希拉里・克林顿永远也不可能当上美国总统,因为如果她漂亮,则女人不会选她;如果她不漂亮,则男人不会选她。

我:是的。当人们评价一个男人,首先看的是他的人品、能力;而评价一个女性,还是停留在以貌取人的阶段……

啊,我好像突然理解了,为什么明明不胖的女孩也总说自己要减肥,明明相貌周正的女孩都觉得自己五官、身材、皮肤到处是缺点。

因为当整个社会都在用这套评价体系去衡量你的一切时,你只有将自己不断修正去迎合这个体系,才能获得本该属于你的社会认可。而男性则不需要去迎合这个评价体系,因为对男人而言不存在这样的评价体系。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找到自我期望 减少容貌焦虑

鹿:不过我相信,随着女生越来越能挣钱,「物化男性」和「男性容貌焦虑」这样的事情也可能会越来越多地发生。

《大明宫词》里有句台词我深以为然,是武则天面对男宠们描眉画眼、争风吃醋时说的:「一个人,你只要把他置于女人的处境里,他就会变成一个女人。」

我:那就是波伏娃说的:女人不是生而为女人,而是成为女人(one is not born but rather becomes a woman)。女性是通过接受并按照社会对其角色适应性的定义,而将自己塑造成一个符合(男权)社会期望的、「合格」的女人。

鹿:所以想明白这些之后,我就不再「容貌焦虑」了,我决定先做一个人,做一个符合我自己期望值的人,然后再按照我自己愿意的样子去做一个女人。

我 :你愿意做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呢?

鹿:一个漂亮的女人。

我:……

接纳自己的不完美

鹿:哈哈哈,你可能会认为我在玩文字游戏。

但是按照别人意愿和按照自己意愿去改变自我,那是截然不同的。

在容貌焦虑之下修饰容貌,你会想方设法掩盖缺点,你内心是痛苦的,外显出来就是局促的、紧锁的;在洒脱自我的心态下装扮自己,你内心感受到的是快乐,绽放出来的是自信和向上,整个人都是舒展的、充满力量的。

我:我明白你的意思。反容貌焦虑,不是叫所有人都以「不修边幅、邋里邋遢」为荣;也不是叫人失去自知之明,逼着别人承认自己美若天仙。

而是 —— 我知道我自己不完美,但我仍然爱自己、全然地接纳自己。

走出容貌焦虑需要无条件的积极关注

鹿 sama 说,其实我从容貌焦虑走向不焦虑,经历过一个很长的历程。

1. 上高中的时候

那时我留着短发,女生男相,常被错认成男孩。你也知道中学生的嘴巴有时候很贱的,老有人叫我「阴阳人」「变性人」。有一次被一群男生围着说「你长得也太像男人了吧」,我很不争气地哭了。

然后我的好姐妹安慰我说:

长得像男人又怎么样呢?那你肯定也是个俊俏的美男子,一样招人喜欢。好看的人是不分性别的,你要真是男人我就真的嫁给你。

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治愈」。

这就是「无条件的积极关注」!不管你是男人女人还是阴阳人,我都始终是被爱,被喜欢的。这样的姐妹是真的钢铁姐妹花!

2. 见到了变老的妈妈后

妈妈年轻时是个很美丽的女人,现在即便是老了,也依然优雅高贵。出门时,她会化精致的妆容,穿很摩登的大衣和很考究的高跟皮鞋。

我老跟她开玩笑,说她整天倒饬得好像电影里的豪门太太要手撕小妖精似的。但我发觉我很爱她的时刻,是有一天看到她对着镜子卸妆 —— 她摘了假发,那么苍老、憔悴、单薄,让我感到特别心疼。

我在心里想,我一定要努力赚钱,好好孝顺她。那一刻我明白了:

人人都爱你年轻时的容颜,但我更爱你备受岁月摧残的脸。

以前我不懂,怎么会有人爱一张备受摧残的脸呢?现在我懂了,原来是这种体会。

这还是「无条件的积极关注」啊!就算你的脸备受岁月摧残,但我还是爱你。爱你的人,她对你的爱并不会因为容貌的衰败而改变。既然如此,就更无需在乎那些不爱你的人如何评价你的外表。今后你的生活,只需要取悦自己就好。

3. 放下了女性身份下的所有焦虑之后

可能有人会以为,是不是爱人经常夸你美,所以帮助你建立了自信。

确实,有时候我会抱怨:「我好胖啊!」「我汗毛好重啊!」叨叨昕总是鼓励我说:

你是不瘦,但你是个好看的健康的胖子呀。
你是汗毛重,但与此同时你头发像瀑布一样,你是我见过的发量最多的头发富豪。

他不会否认这些「缺点」的存在,而是很肯定地告诉你,这是优点……

叨叨昕:

对啊,从进化心理学上来讲,身强力壮、毛发浓密,这种生命力旺盛的体貌特征,确实就是美的象征啊!

但其实这不是我摆脱「容貌焦虑」的主因。因为在生活中,恰恰相反,他很少夸我美,或者说,他很少评价我的身材、皮肤、相貌。

他一直无视传统价值观中对女性的定义,也从来不说女孩子「应该」怎样,只会说你「可以」怎样。

在男同事阴阳怪气地说「我要是已婚妇女我就老老实实在家做饭带孩子」的时候;在女上司说「我肯定不会让有孩子的女下属升职」的时候;在客户说「这么年轻啊会不会喝酒」的时候),他鼓励我成为了我想成为的样子。

当我跳出了「女人」被框定的定义和期望,自然也就不会再为自己不符合「白幼瘦」的直男审美而焦虑。

或者说,我摆脱的是女性身份下的所有焦虑,容貌焦虑只是顺带摆脱的。

最后我想说,如果你也为身材皮肤脸蛋而焦虑,为别人贬低你的外表而苦恼,那就支棱起来,告诉他们:

我很喜欢我的样子。我和你一样普通,凭什么不能和你一样自信?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你有没有容貌焦虑?对于这种现象你怎么看?

来【评论区】留言吧~



作者:张昕

本文经由 心理咨询师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硕士 曾旻 审核

监制:饭饭

图片来源:见文中标注

本文转载自「丁香医生」公众号

相关文章

cover
眼皮是内双、鼻尖不够挺、唇边有点小胡子、毛孔再小一点就好了……每当面对镜子中的自己,我们总能找到脸上的不足之处,甚至会因为「不够美」而焦虑或自卑。最近的热播网剧《听见她说》,第一集《魔镜》就是关于「外貌焦虑」的。女主人公,一个极端外貌不自信的女孩,每天花两小时三十七分钟打扮自己。我们从镜子的视角,看着她连贯地上了妆又卸了妆,看着她因为自己丑而一边独白,一边痛哭流涕。然而荒诞的是,就算在这集控诉「外
cover
有的人一生都记不住一张脸:在「脸盲症」患者看来,每张脸都一样——都有鼻子、眼睛和嘴巴。他们看不到细微的面部特征,辨不出朋友和亲人的模样,甚至认不出镜子中的自己。更让人吃惊的是,这种奇特的「脸盲症」并不少见,世界上有 2%-3% 的人正饱受它的困扰。比尔·舒瓦瑟(Bill Choisser)在商业区的人行道上和母亲擦肩而过,却没有任何表示。母亲表示永远无法原谅舒瓦瑟的这种漠然,他自己则在网上写道,这
cover
大家好,我是徐医生。我是一名医学博士、外科医生,也是丁香医生的科普作者,还是……三个活泼好动男孩的爸爸!图片来源:作者提供很多家长担心孩子没有遗传到父母相貌的优点,反而遗传爸妈的缺陷。有人说 30 岁之前外貌看父母,30 岁之后看自己。作为父母,我们应该注意下面 5 个方面,不要让这些坏习惯影响了宝宝的颜值。嚼口香糖时间过长口香糖可以清新口气,但是,很多人一嚼就是好几个小时,孩子嚼起来也可能会忘记
cover
当下这个时代,整容已经在我们的生活中越来越常见,它成为一种时髦,一项投资,甚至可以改变命运的合理行为。然而,美好的期待背后,依然藏着整容无法解决的困惑,那些美的标准问题、手术的风险以及现代人的焦虑。整容需求井喷的时代这间整容诊所正在上演一幕。病人躺在手术室,院长马荣卿正在动刀,她是这间黑诊所里包括麻醉师等人在内唯一一个有医疗资质的人。手术台上的病人,不满意上一次把脸部向上拉的线雕手术,做完面对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