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丁香医生审稿专业委员会同行评议通过

医生,我是不是得了恐艾症啊?

2015-12-01作者:江南心理卫士

防毒面具900.jpg

那天,我的诊室来了这样一位病人。

他看上去一脸担心,手里拿着张湿纸巾,小心翼翼地在凳子上擦了三遍才僵硬地坐下。

跟自己战斗了一番以后,他终于一鼓作气抬起头说:

医生,我觉得自己有艾滋病。

循循善诱下,我了解了他的故事。

小张从小家教就严,父母对其要求高,日常言行要求严厉,如饭前饭后必须洗手等,家里条件也不错,经常有父亲的外国朋友来家里短住,父亲会敦促小张抓住机会练习英语。

上大学后,在学校图书馆,小张在一本书里了解到,国外艾滋病发病率特别高,艾滋病有很强的传染性,而且治疗效果差。不知怎么地,他突然冒出奇怪的念头:

之前与外国朋友接触过,我会不会染上艾滋病了?我是不是没救了?

恰逢有些劳累,他随即联想:

完了,我是不是已经有艾滋病的症状表现了?

小张整天被这些「疯狂」的念头折磨,反复思索,有时甚至头皮发紧、呼吸困难、就像快要死了似的,那种感觉,真是太可怕了。

「自己得了艾滋病」这个可怕的念头怎么都挥之不去,小张开始反复到各地大型三甲医院及疾病控制中心检查。检查结果总是阴性,小张仍不放心,前述想法仍挥之不去。

渐渐地,他觉得这个世界很脏,到处都是艾滋病毒,反复洗手,成天生活在担心「被艾滋病污染」的恐惧之中;衣服、床单、被褥、枕套也是必须单独清洗、单独晾晒……继而,他不敢与同学合住宿舍,周末回家也不敢与父母同住、同吃,担心会被艾滋病感染。

小张成天生活在反复清洗、恐惧担心、反复思考诸如「我会不会染上艾滋病」等问题之中,退学回家仍无改善,甚至不敢出门、不敢与人说话,说话后也会反复在脑子里念叨「我会不会被感染上艾滋病」等。

这些表现折磨小张近半年,弄得他痛苦不堪。在家人及传染科医生的反复建议下,小张总算勉强同意来看心理医生。

讲完后小张问,医生,我是不是得了「恐艾症」啊?

什么是「恐艾症」?

近几年,媒体报刊是有关于「恐艾症」的报道,尤其是报道有过高危性行为(如不洁性行为、同性性行为等)、接触可能存在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可能沾染被污染的血液等,在普通大众中造成恐惧心理,甚至形成一种「流行性的恐艾」现象,带来较大的负面影响。

很多人在获悉艾滋病的部分信息,在初期有此担心也属正常反应。

但,之后这种担心愈演愈烈,并严重影响其日常生活、学习、人际交流等,则属病态表现。

到目前为止,国内外尚无「恐艾症」这种疾病的诊断标签。

「恐艾」的行为表现及情绪反应等,属于一种综合征或症状群,从医学角度分析,可以见于如下一些疾病:

1. 强迫障碍

上面例子中的小张,最后确诊患有强迫障碍。

他的「恐艾」心理属于一种强迫观念,继而衍生出「担心遭到污染」的强迫观念,强迫性疑虑、强迫性清洗等。他的脑海被这些想法占据,这令他焦虑不安,甚至出现了「像快要死了似的」的惊恐发作症状。

为了抵消强迫观念带来的不安,他反复地接受检查、反复地进行清洗,然而这并不能带走他的不安,于是,强迫的清洗和检查变得更频繁。

2. 疑病症

疑病症患者会为了「确认」自己患上某种重病而反复检查,并且认为诊断他「没病」的医生是庸医;而在这之前,患者可能发现身体上存在某些和这种重病恰好一致的症状表现。

少数有「恐艾症」表现的人,会对自己的些许不适解释为染上艾滋病而焦虑、害怕,尽管有反复的医学保证(如多次检查均正常),个体害怕或坚信患病的观念仍持续存在,一直确信自己患了艾滋病。

3. 疾病恐惧症

这种恐惧症,和动物恐惧、幽闭空间恐惧等疾病同属一类,实为「特定恐惧症」的一种。

这类患者,反复担心自己患上癌症、性病或其它像艾滋病这样的严重疾病,当这种想法不出现时,患者能意识到这种想法是不正常的,部分患者会回避到医院检查。

4. 流行性癔症(集体癔症性发作)

偶尔新闻报道,某小学生肌注疫苗后出现不适反应,怀疑疫苗质量有问题,随之不久,班上大部分同学出现相似的不适反应,后经证实,疫苗质量没有问题。

这实乃一种流行性癔症发作,这种「流行」情况最易发生在关系比较亲密的同伴年轻女性之间,典型情况是流行首先发生于群体中具有高度暗示性、表演性及关注焦点的个体,这个首发的病例可能是来自对躯体疾病威胁有一般性了解的个体,也可能是对某个熟人感染疾病特别关注的个体,或者可能存在与所担心疾病无关的某种不适。

对大众而言,艾滋病的可怕程度,已经超出了它本来的威胁性。在极少数的情况下,被确诊为艾滋病的患者周围,与其有过接触的人也会表现出「患病」的症状,并为此恐慌不已,而且这种「患病」能够神奇地「传播」给更多接触过「发病者」的人。

5. 躯体妄想型障碍

这类患者极少,他们本身可能就存在人格障碍,比如与周围的人格格不入、行事多疑、个性固执甚至偏执。

与之前几种情况不同,这类患者可能完全没有过任何「可能感染上艾滋病的经历」,就是「知道」自己得了艾滋病,检查结果并不能纠正其看法。

此类患者,坚信他们患有躯体疾病或躯体畸形,无法用事实纠正,但没有明显焦虑反应,也缺乏明显的求治动机。

5. 急性应激障碍

又称「急性心因性反应」,非常少见。

患者可能偶遇与艾滋病有关的突发事件,如媒体报道、在公交车上被人扎针(后经证实是清洁注射器)等状况,随即出现紧张、恐惧、呼天抢地哭泣的表现,不断念叨「完了,完了,我被传染艾滋病了」。

6. 其它精神障碍

精神分裂症、抑郁症、广泛性焦虑症等其它精神疾病,也可能在疾病的某个时期存在「恐艾症」的行为与表现,此时专科咨询诊治尤其重要。

假如「恐艾」,该怎么办呢?

假如曾有过不用安全套的性行为、或者曾经有过其他高风险的行为,存在患病的担心是正常的。

目前,国内医院对艾滋病的血液检查是免费的,一般情况下,在高危行为三个月后进行检查,检查结果如果是阴性的,就不需要再有担心了。

然而,假如检查之后,担心不仅不能平复、反而愈加深重,不得不通过反复就医、检查等行为来缓解焦虑,甚至对身体的细微变化十分敏感,建议去医院的精神心理科看医生。

就像前面说的,「恐艾」行为或表现可能是多种心理疾病的「共同」表现,针对不同诊断需要进行不同治疗。

因此,就医是自我处理中最好的选择。

责任编辑:丁若水 猫羯座

丁香园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图片来源:Pixabay.com

相关文章

cover
编者按:本文共同作者李萌为北京市石景山区疾控中心医生。说起「艾滋病」三个字,你想到什么?可防可治但却无法治愈,所以社会对艾滋病的恐惧还是或多或少的存在。对于艾滋病也许你已经了解了很多,下边我们列出的一些问题也许你也可以马上给出正确答案。但是我们还是想再仔细讲一下这些问题,希望你可以了解艾滋病更多一些,对自己的保护更多一些。新疆大盘鸡上滴血能传播艾滋病?谣言!关于大盘鸡上滴血传播艾滋病这还是 200
cover
世界艾滋病日,地坛医院在门诊楼挂起条幅。新京报记者王双兴摄在艾滋阴影下的医患双方,面对着有关知情权和生命权的矛盾,他们都希望对方能够换位思考。如果你是医生,愿意给感染者做手术吗?如果他隐瞒病情,你不觉得有安全隐患吗?如果你是患者,愿意被医生拒诊吗?如果患者只有隐瞒感染者身份才可以保命,你会怎么选择?陈子阳眼看着未婚妻把挂在新房里的结婚照砸了。他收回请柬、取消婚礼,被女方亲友骂「渣男」,最终还是没有
cover
编者按:近日有媒体报道,有些地方的艾滋病感染者接到诈骗电话,诈骗者自称是政府部门工作人员,以给感染者发放补助为名,骗取手续费,感染者怀疑个人信息遭泄露。为了降低个人信息被透露的风险,丁香医生希望告诉大家一些注意事项。如果怀疑感染了艾滋病病毒(HIV),该怎么办?建议去艾滋病免费自愿咨询监测点检测,因为专业、免费、能够接触到患者个人隐私信息的环节较少。这些监测点多设在各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以及一些县
cover
说到艾滋病,大家的感受都是:恐惧。「 XX 行为会不会得艾滋病?」这个问题可能是「恐艾」人群最为关心的。那么,感染艾滋病的高危行为有哪些? 有过高危行为的人,该怎么做?这些行为,更容易感染艾滋艾滋病的传染途径有三条,包括性接触传播、血液传播和母婴传播。这些传播途径的本质,都是含有艾滋病毒的血液或者体液进入到了健康人的体内。但是,除了传播途径,还有一点需要考虑,那就是病毒的量够不够。如果只是很少的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