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丁香医生审稿专业委员会同行评议通过

得了抑郁症的飞行员为何会「驾机撞山」?

2016-03-16作者:陈智民

606121190_medium.jpg


2015 年 3 月 24 日,德国之翼航空公司的一架空客客机,原定从西班牙巴塞罗那飞往德国杜塞尔多夫,却在法国南部山区坠毁。

这造成机上 144 位乘客和 6 位机组人员全部遇难。

起初,大家以为这是恐怖分子制造的一起灾难,但随着调查进展,事件的矛头指向了 28 岁的副驾驶员安德烈亚斯 · 卢比茨。

最近,官方证实,他患有抑郁症,是他将机长关在门外,独自驾着飞机向阿尔卑斯山撞去。而在事发之前,周围的人没发现任何苗头。

抑郁障碍与「扩大性自杀」

这起灾难使人们再度关注起抑郁症——这个人们非常熟悉的陌生人。

尽管抑郁症相关的报道层出不穷,科学界人士也在长期地宣传,甚至,它都成了文青们的口头标签。

这起灾难更给人们扣来了一个问题:抑郁症——那些矫情的爱抹眼泪的家伙,要死就自己去死好了,为什么要拉着我们——拉着一整飞机的人一起撞山?

那个家伙——那位陷于抑郁不能自拔的患者,他的真实想法现在已无从追寻。

这里要提到发生在抑郁症患者身上的一种奇特的现象,那就是「扩大性自杀」。

少数抑郁症患者不仅自己痛苦不堪,还认为自己的亲人也在沉沦苦海,于是自己「向彼岸解脱」时还不忘自度度人、先杀死亲人再自杀。

其中还有一种特例,就是患产后抑郁症患者,大概是觉得这孩子被不由分说地生下来、自己去了就孤单一人,于是自杀的时候会把孩子带上。

「扩大性自杀」的症状并不普遍地发生在以「低落」为主要特征的抑郁患者身上。

此外,他们也可能出现幻觉、妄想这样的精神病性症状,也就是说,并不是出现幻觉或者妄想就是得了「精神病」(这里指精神分裂症)。

抑郁障碍与幻觉或妄想

在难治性、重性的患抑郁患者中,合并出现精神病性症状——也就是幻觉或妄想——并不罕见。

和精神分裂症患者的幻觉和妄想症状不同,抑郁患者的情感是与内心或周围环境协调的,也就是说情感是「完整」「有感染力」的,随着患者情绪低落的改善,原有的幻觉妄想会减少出现、会变得不那么坚信,而在认知行为治疗这样的心理治疗中,针对患者的妄想或是不良观念进行纠正,效果尤其好。

具体来讲,抑郁患者主要的妄想表现有下列几种:

  • 被害妄想:「我觉得有人要害我」
  • 患者觉得自己遭到陌生人、邻居甚至家人迫害,他们想要自己死;
  • 罪恶妄想:「我有罪、我罪大恶极、罪无可赦,我要向你、向世人忏悔,我要去西伯利亚自我放逐」
  • 患者的过度自责远远超越了他本身该承担的责任,深信自己应当受到严厉惩罚;
  • 关系妄想:「这棵树长得往左偏,挡在路上,我不该再往前走,我该赶紧回去」
  • 患者会因为一些「启示」,在人际关系、处理事务方面表现得退缩;
  • 疑病妄想:「我一定是得了肺结核,因为我昨天拉了肚子」
  • 患者会无端地怀疑自己患有某种身体疾病,并且坚信不疑;
  • 虚无妄想:「我已经死了,我的身体早已腐烂、早已不在工作了」
  • 这是「疑病妄想」的一种极端表现形式,又叫「科塔尔综合征」「行尸走肉综合征」。

抑郁患者也可能出现以评论性幻听为主的幻觉症状,具体来说,就是听到有人在脑子里或者看不见的地方对自己进行讨论。

而这,可能加重上面提到的妄想症状。

出现幻觉、妄想的抑郁障碍怎么治?

经过精神科医生的诊断,假如确诊患者为「伴有精神病性症状的抑郁症」,首先需要让患者建立信心和信任。

同时,医生会开给患者一些药物,比如:

  • 抗精神病药物
  • 抗抑郁药物
  • 镇静类药物

具体吃什么药,要由医生来开处方。

除了药物治疗,电疗等物理治疗也可能带来比较理想的效果。

此外,正如前文提到的,认知行为治疗等心理治疗方法可以帮助患者更快走出病态的逻辑、建立更积极健康的生活信念、更有能力应对来自生活各方面的压力。

如果说抑郁症是人的心灵的阴影,那么伴随的精神病性症状可以说是隐藏在阴影中的恐怖分子。

抑郁症,既不是简单的「心情不好」,也不是「靠近会传染」「得了就完蛋」的妖魔疾病。


丁香园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图片来源:站酷海洛创意

相关文章

cover
某日,丁香医生收到一个问题:「精神分裂症患者也会得抑郁症吗?」他把这问题丢给大伙。这不,各路英雄纷纷发表观点。精神分裂症阴性症状首先出场的是一个声音阴沉僵硬的大汉。我,可是望族「精神分裂症」家族的次子。我,能看到你们的看不到、听到你们的听不到;我,能把你们觉得完全无关的事情联系在一起,直觉感受到有人爱我、有人想害我;我,开心的时候大哭,悲痛的时候大笑;我,虽和你们身处同一空间,却不在你们的世界。而
cover
小张原本性格随和,跟公司的同事相处很好,工作也很上进,可是最近,似乎整个人都不大对劲。半年来,他就像变了个人一样,变得不想上班,说工作没意思,同事也对他不好,经常讲他的坏话,领导还故意给他穿小鞋。到后来,迟到、早退成了家常便饭,在公司的时候,他也只埋头在自己的世界里,既不跟同事聊天,也做不好本职工作。 傍晚回到家,他也寡言少语,即使跟亲密的女朋友,交流也越来越少,几乎只限于「好的」「哦」「不知道」
cover
小张原本性格随和,跟公司的同事相处很好,工作也很上进,可是最近,似乎整个人都不大对劲。半年来,他就像变了个人一样,变得不想上班,说工作没意思,同事也对他不好,经常讲他的坏话,领导还故意给他穿小鞋。到后来,迟到、早退成了家常便饭,在公司的时候,他也只埋头在自己的世界里,既不跟同事聊天,也做不好本职工作。傍晚回到家,他也寡言少语,即使跟亲密的女朋友,交流也越来越少,几乎只限于「好的」「哦」「不知道」这
cover
一直有朋友问:丁香医生,疑心病可怎么治啊?有意思的是,经过详细询问,我们往往发现,大家「疑心」的「病」都不大一样,比如总觉得自己的另一半在背着自己偷情啊,或者老担心煤气阀没关好啊,甚或老疑心邻居想偷走自己的小孩……实际上,医学上是没有「疑心病」这个诊断的。上面举的例子,也是不同精神疾病的可能表现,又有可能,只是正常人会有的表现。下面我们就抽丝剥茧地分析一下,「疑心病」可能是什么「病」。总疑心另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