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丁香医生审稿专业委员会同行评议通过

南非惊现更强新冠变异毒株?我们该怎么办?

2021-11-26作者:丁香医生


今天,一则新冠疫情新闻又让大家忧虑了:

图片来源:央视网微博


这种新变异病毒会威力更大吗?我们有没有办法对付新对手呢?我们邀请了庄时利和来跟大家聊一聊这个热议话题。


南非现在确实出现了一种值得注意的变异新冠病毒传播,代号 B.1.1.529 的变异毒株已在数个国家和地区被检测到,包括南非(77 例)、博茨瓦纳(4 例)和中国香港(1 例,去过南非的旅行者)。


新冠病毒是 RNA 病毒,本来就是非常容易发生变异的。这种变异很随机,大多数变异平平无奇不会被注意到,偶尔也会出现「完美变异」,比如耳熟能详的德尔塔毒株。这次的 B.1.1.529 是平平无奇?还是出类拔萃,成为我们强大的对手呢?


新变异毒株的免疫逃逸能力和传播能力有可能更强


S 蛋白是新冠病毒与宿主细胞 ACE2 受体连接的蛋白,是决定免疫逃逸能力和传播能力的关键。


根据基因测序结果,B.1.1.529 的 S 蛋白上面有超过 30 个突变,更关键的 RBD 区域,之前广泛流传的贝塔毒株有 3 个突变,德尔塔毒株有 2 个,而 B.1.1.529 有 11 个。所以 B.1.1.529 可能有很强的免疫逃逸能力,目前的新冠疫苗在面对 B.1.1.529 时有效率可能都会有所下降。 


具体下降多少,取决于体外实验和真实世界的研究。现在时间太短,因此这个问题暂时没有答案。


传播能力变化,现在不是很清楚。B.1.1.529 这些突变中的一部分我们比较熟悉,比如德尔塔毒株出现过的 T478K,可能就带给新毒株可以媲美德尔塔毒株的最强传播力。但还有很多点位的突变我们并不熟悉,它们是否会对病毒传播能力造成显著影响,需要进一步的研究。


从南非国内的现有扩散速度来看,个人认为,B.1.1.529 的传播能力起码强于贝塔毒株,是否会达到德尔塔的水平,在未来几个星期内我们就会有答案。 


蓝色就是快速上涨的新毒株感染

图片来源:南非卫生部媒体简报会


药物治疗效果和检测方面可能没有变化


基于病毒学的基础知识以及目前我们对新毒株的了解,这两个问题大家可能不太需要担心。


B.1.1.529 可能影响疫苗,但对口服的小分子抗病毒药物几乎不会有影响,因为现在的小分子抗病毒药物并不作用于变化的 S 蛋白,这就像流感病毒年年突变,疫苗年年更新,但奥司他韦仍然治疗流感有效一样。


但 B.1.1.529 对治疗有潜在威胁。如果它真的出现大规模扩散,在某个国家或地区出现医疗挤兑,很多患者无法得到及时治疗,这时候重症率可能就会快速上升,这种现象在原始毒株以及德尔塔上都有出现过。  


检测方面,由于核酸检测识别的是新冠病毒相对保守的 ORF1a/b 区域,因此 B.1.1.529 仍然可以被核酸检测追踪,并且目前有特定的核酸检测可以直接检测到 B.1.1.529,让我们快速了解这个变异体的扩散范围。


威胁到来之前就要做好准备


只看今天这些信息,我们还不能判断未来 B.1.1.529 会不会成为人类主要对手。毕竟更多变异不一定就等于更强的能力。这半年来我们曾经担心过的(以及媒体曾经热炒的)C.1.2、Lambda、Mu 等变异体都未成气候。今天德尔塔毒株仍然是主流。


但是威胁的信号已经出现,英国已经迅速切断了 6 个非洲国家飞往英国的航班,将来随着 B.1.1.529 的威胁逐渐清晰,可能还有更多国家采取英国的措施,我国在适当时机也可以参考。


无论有没有 B.1.1.529,加速药物的研发,加速新型高效疫苗的研发,加大加强针的接种力度都是这个冬天我们必须要做的事情。


目前疫苗在接种几个月后预防感染的有效率明显下降,甚至预防重症的有效率都在下降,如果 B.1.1.529 真的威胁到我国境内,并且确有较强的免疫逃逸能力和传播能力,那么两针疫苗接种构筑的防线就更容易被击穿,接种加强针的意义将前所未有的重要。




合作专家 庄时利和 神经科学硕士

策划:Eric  |   监制:Feidi

封面图来源:丁香医生设计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