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科普文章
搜索

遭遇性侵害的孩子后来都怎么了?

作者: 王怡蕊 2017-08-28

性教育-3.jpg

最近一段时间,随着某大 V 恋童事件被曝光,一系列儿童性侵事也随之浮出睡眠。

儿童遭遇性侵犯后,他可能不说也不哭,他只是不善于表达,压制在内心深处,而这些心理上所遭受的影响不会随之消失,而是随着时间的沉淀,弥漫在生活的每一处,很可能将伴随他们一生。

著名的心理学博士王怡蕊将就这个问题给大家具体分析下影响将会有怎样的具体表现?当事情发生后到底要怎么应对才能将伤害降到最低?

性侵犯不一定带暴力性质

在谈及「影响」前,我想陈述一个大多数人可能忽视的事实:性侵犯或性虐待的作案者,往往是孩子身边的熟人。

常见的情形之一是,在事情一开始,孩子享受到的可能是之前没有得到的物质满足,或者一直缺少的「关心」和「爱护」。

比如,把孩子抱在腿上,轻抚孩子的头发,亲吻脸蛋、额头,孩子自然不会抗拒,而且可能会很喜欢,觉得自己被喜爱、被关心。

然而,事情会发展得越来越糟。

施虐者会从普通的关怀动作逐渐过渡到脱衣服、抚摸、摩擦甚至更糟的、带有暴力性质的行为。

注意,并不是只有类似成年人之间的性行为和边缘性行为才被定义为「性虐待」「性侵犯」,只要身体接触让孩子不适或者想要逃避,它就是个问题。整夜搂着孩子一起睡?和孩子一起洗澡?让孩子玩弄自己的性器官?只要孩子不希望这样,这就构成「sexual abuse」。

性侵犯带来的影响

遭受性侵犯的时期,尚且懵懂的孩子可能会无所谓,甚至用开朗的口吻来描述自己的经历。

真的无所谓吗?并不是。

从许多成年案例的回顾来看,孩子对施虐者的暴行和自己起初「享受关爱」抱有深刻的愤怒,并且内化为深深的罪恶感,影响孩子形成健康的人格。

回想当时「开心」「无所谓」的经历,他们觉得那都是自己的错,觉得自己很恶心、内里是烂掉的,自尊心遭受重创,觉得自己不值得被爱、被关注。

而在事情越变越糟的过程中,他们也会感到「羞耻」「不合适」「古怪」。

童年是个人边界的形成阶段,遭到如此严重的侵犯,他们没有办法形成健康的边界感,这会让他们觉得自己不是个「完整的人」,而是「有病」或者「有缺陷」的。

同时,他们的安全感遭受重创,感到并不真正拥有,也无法掌控自己的身体,自己身体并不是自己的所有物;由于不能控制恐怖经历的发生时间,他们在遭受这样的创伤后,可能没有一秒钟能够真正放松,仿佛随时等着可怕的事情再次降临。

反抗、逃脱和求助的失败,带来的挫折感或者惩罚,很可能会导致「习得性无助」。身处的环境极不安全,让他们对周遭的人和环境极度的不信任并觉得深深的孤独。

为了保护自己,他们对那个阶段的记忆可能会非常模糊,或者仿佛是陌生人一样从另一个角度看自己,或者对自己遭受的事情合理化,他会觉得:

他怎样对我都是可以的、都是对的,我不配得到更好的对待。

但是,被压抑的可怕记忆可能会在未来重新浮现。受害者可能会梦到当时的经历,或者记忆受到某个场景的刺激而复苏,也有的时候会在心理治疗中被无意发掘出来。不论是哪种情况,如果对这段记忆的准备不足,受害人有可能会被再次创伤,仿佛重新经历了那段可怕的体验。

延续到成年的心理、行为影响

性教育-2.jpg

自罪感、边界感受损、不安全感、低自尊、恐惧、孤独感、无助感,这些心理影响,会一直延续到成年。

尽管现实情况下,每个人在应对不同情境时,会表现出不同的行为方式。但总的来说,未经治疗的受害者在成年以后会产生三种应对模式:「逃避」「逆来顺受」或者「为了生存下去的反击」。

受害人可能麻痹或者忽略掉自己的情感,或者滥用酒精或者毒品来麻木自己,非常容易遭受成瘾问题的折磨。

他/她也可能不停地陷入让自己痛苦的、不健康或者不安全的两性关系:对象可能脾气暴躁,对他/她缺乏最基本的尊重、试图操纵利用受害人、高批判度、喜欢让人当众难堪,或者有酗酒、说谎、讹诈等恶习……

受害人还可能怀疑周遭的一切,认为「男人 / 女人没一个好东西」「没有人真正爱自己」,觉得别人对自己好,一定是另有目的,比如出于「性」的目的。少数情况下,这个人自己可能会「助纣为虐」,内心深处仿佛长着一个也想要去报复伤害他人的「恶魔」。

我们不能简单地说这些应对模式是好还是不好。一方面,这些行为是帮助受害者从童年的不幸中一路生存下来的「工具」。但当受害人已经脱离了受虐环境,进入一个安全稳定的生活环境,这些对他们的生存有利的「工具」反过来会成为他们正常生活的阻碍。

会造成创伤的,不仅仅是性虐待

其实不仅仅幼年遭受性虐待,下面这些经历符合的条数越多,越容易导致上述的类似后果:

1. 幼年时遭受家人暴打,有时被打甚至没有原因;

2. 幼年时遭受过性虐待,或遭受过反复的性意味的肢体接触;

3. 幼年时遭受过反复的语言暴力,比如羞辱、取笑、贬低;

4. 家人不值得信任(比如辜负你的信任,利用你的个人弱点操纵你,空许诺言,撒谎);

5. 家人把你的痛苦作为快乐的源泉;

6. 幼年时被威胁:如果不服从命令,就会被极其严厉的惩罚或者报复;

7. 父母反复警告你:不要相信家庭成员之外的任何人;

8. 家庭成员站在你的对立面;

9. 幼年时,父母向你寻求让你感到不适、不妥当的身体安慰;

10. 被别人骂得非常难听,或者被起过非常伤人的外号。

对于康复方式的简述

性教育-1.jpg

要想从童年受虐的阴影中彻底走出来是一件极其不易的事情,很可能需要数年的专业治疗。对于来访者来说,需要小心翼翼地揭开自己深藏的伤口,必然产生痛苦。面对痛苦,人们本能地会逃避,希望缩回自己的壳里。这就需要有一个值得自己信任、有能力的治疗师的辅助。我个人认为,认知取向的心理治疗方法对于这类创伤可能尤其有帮助。

简要地说,这种治疗大概分下面几步:

1. 找一位擅长创伤治疗的认知取向的心理治疗师;

2. 跟着咨询师一点点回忆、梳理幼年遭受虐待的痛苦经历,从内心里获得宁静;

3. 在咨询师指导和保护下,在回想经历的过程中,把复杂难名的情绪逐渐地表达出来;

4. 停止自责,让那个童年的自己逐渐明白、接受,我并不应该遭受那样的对待,错的人不是我;

5. 在接受心理咨询期间,考虑减少或断绝与施虐者的联系;

6. 假如可能,当你做好心理建设,当面质问施虐者,或者把自己想说的话写成给对方的一封信;

7. 不再对不健康或者不安全的现有关系逆来顺受;

8. 对于值得信任的人,努力让自己接近、相信对方;

9. 努力寻找一位尊重他人权利、无意伤害他人的伴侣,建立一段新的关系;

10. 努力用开放和信任的态度温暖地对待周围的人。

此外,任何疾病都是越早治疗越好,心理治疗也是同样。但凡有可能,在保护受创儿童的人身安全之后,需要尽早让受创儿童接受心理治疗,尽可能减少性侵犯对儿童的成长带来的恶果。


丁香园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图片来源:123rf.com.cn 正版图片库

参考文献:
  1. Young, J. E., & Klosko, J. S. (1994). Reinventing Your Life. Reinventing your life : the breakthrough program to end negative behavior -- and feel great again. Plume.
责任编辑: 堇俞
标签 刷牙
王怡蕊
本文作者 王怡蕊
更多文章

王怡蕊 昆士兰大学临床心理学博士,纽约大学临床心理学家

丁香医生
不只是科普 更是健康工具
点此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