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科普文章
搜索

对输液治感冒说「不」

作者: 冀连梅 2014-12-29

未标题-2.jpg

拒绝为患儿开吊瓶,年近七旬的老医生竟被打伤!最近的新闻让人难过。有点小毛病就该输液吗?有点小感冒就该用抗生素吗?

从乡村到城市,到处吊瓶「林立」

今年春节,我去云南的一个小山村旅游,住在一个乡村医生开的客栈里。据说这位村医是中医世家出身,家里常备着一些从山上采来的草药。傍晚时分,来自天南海北的游客聚集在客栈的小院里聊天,身兼客栈老板的村医便拿出自采的草药为我们调配茶饮,时不时还为住店的客人免费号脉。起初我以为他就是个纯粹的中医,但当一个村民走进院子找他输液时,我对他的认识完全被颠覆了。他把村民带到中堂的沙发上坐下,简单地询问了村民几句后,便用刚刚为我们泡过茶的手熟练地为村民调配药品,扎针挂吊瓶。扎上针后,村医就坐在中堂里陪着村民东拉西扯地聊家常,聊得热火朝天,如果不是一个输液的瓶子那么明显地挂着,根本看不出这是医生在为病人治病。
中堂的门一直敞开着,我坐在院子里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村民走后,我问村医:「刚刚那个人怎么了?看起来不像得了很重的病。」
村医回答:「没大毛病,普通感冒发烧。」
「一定要输液吗?吃点退烧药不行吗?」我问。
「吊水来得快,病人自己也要求吊水。」他答。
我本想和他说「普通感冒发烧不应该滥用输液,所谓吊水来得快不过是暂时控制了发烧的症状,并不能把普通感冒病毒从身体里清除出去」之类的话,但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这是村医和村民「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儿,我一个外地游客的话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呢?这样想想也就忍住了没说。之所以在这里记录下这件事情,是想道出一个无奈的社会现实:在媒体几乎时时刻刻都在普及滥用输液有风险的今天,中华大地几乎每个角落都在继续上演着滥用输液的剧情!
作为普通的老百姓,如果你无力改变某些不良医疗现状,那就试着改变自己,用最基本的医学常识先把自己武装起来,弄清楚自己经常得的小毛病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以便能及时规避在这些小毛病上被滥用输液的风险。

抗生素注射液和普通感冒治疗,风马牛不相及

滥用输液最经常发生在治疗小病普通感冒上。
国外的统计数据表明,学龄前儿童每人每年患普通感冒的平均次数是 5 至 7 次,成人每人每年患普通感冒的平均次数是 2 至 3 次,由此可见,普通感冒是我们每个人都会得的疾病,也是我们最熟悉的疾病。按理说我们应该最懂这个病,但事实上,我们绝大多数人并没有真正弄懂普通感冒是怎么一回事儿,因此滥用抗生素输液治疗普通感冒的例子才会比比皆是。
普通感冒在医学上的名称是「上呼吸道感染」(俗称「上感」),上呼吸道包括鼻、口、咽、喉,也就是说从鼻子到喉咙这些部位的急性感染都算感冒,表现出来的症状是打喷嚏、流鼻涕、鼻塞、发烧、头疼、嗓子疼、咳嗽等,明确的致病原因就是病毒感染。
随着普通感冒病程的进展,有少数病人可能会有细菌感染的并发症,抗生素的使用应该是在明确有细菌感染时才用,而不应该像现在这样普遍提前预防性使用。事实上,感冒后是否会有细菌感染的并发症,取决于入侵身体的病毒的毒力以及被病毒入侵的个体的自身免疫力,和是否提前使用抗生素没有半点关系。前文说过了,抗生素是用来治疗细菌等致病菌感染的,对病毒没有作用,因此用抗生素输液去治疗普通感冒属于滥用抗生素行为。这种滥用会有什么样的危害,前文也已经讲过了。因此我们应该对滥用抗生素治疗普通感冒坚决地说「不」,对以输液的形式滥用抗生素更要说「不」。

该文章由作者授权丁香园转载
题图源自:wikipedia.org
冀连梅
本文作者 冀连梅
更多文章

冀连梅 北京和睦家药师门诊主任

丁香医生
不只是科普 更是健康工具
点此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