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科普文章
搜索

输血治疗贫血安全吗?

作者: 张鹤 2020-06-22

「为什么治疗贫血需要输血」(详情可点击了解) 中,我们了解到输血是治疗严重贫血的重要手段,那么输血治疗贫血安全吗?会有什么副作用吗?

首先我们得明确,临床上治疗贫血通常会采用成分输血。也就是用技术手段把血液加工分离成单一成分的血制品,根据病情需要输入给患者。成分输血主要分为红细胞、白细胞、血浆、血小板四类。

贫血患者主要是缺乏红细胞,因此只需要输入红细胞成分血。

与药物治疗的副作用一样,成分输血也会有相应的并发症。

输血反应。输血期间或输血后 2 小时内出现体温升高、寒战、恶心呕吐、出汗等,需考虑为输血反应。又分为非溶血性输血反应和溶血性输血反应。非溶血性输血反应症状较轻微,心率可轻微升高,血压一般无下降。溶血性输血反应较为严重,常伴有胸背痛、呼吸困难、心动过速、血压下降、贫血加重,部分患者可出现酱油色尿液,救治不及时可危及生命。

过敏反应。输入血制品可引起过敏反应,严重过敏反应较少见,大部分为一过性轻度过敏。轻微者表现为皮疹、皮肤瘙痒,严重者可出现过敏性休克,表现为大量出汗、血压下降、意识模糊等。

 细菌污染反应。由于在采血或存储环节中的无菌技术有漏洞而导致血制品被细菌污染。发生率较低但后果严重。由于污染了细菌的血制品输入患者体内引起,轻者可仅有发热,若细菌独立强、数量多,可出现休克和弥漫性血管内凝血(一种严重的疾病,可导致死亡)。

循环超负荷。大量、快速输血可因血容量短时间内迅速增加而加重心脏负担,诱发心功能衰竭。特别是婴幼儿、老年人、心肺功能衰竭者。

输血后紫癜。多在输血后 7 天左右突然发病,表现为不同部位多处皮肤瘀点或瘀斑,可有牙龈、鼻粘膜出血,常伴有高热畏寒等。

输血性血色病。反复多次输血可出现皮肤色素沉着、肝功能损害、性功能减退等。

输血相关传染病。受血者输入了某些含有传染性病原体的血液或血制品而获得的感染。常见的有乙型及丙型病毒性肝炎、艾滋病等。

但是为了避免这些并发症,临床上也会采取一系列的措施。

输血前仔细检查供血者和受血者的血型及交叉配血信息,仔细检查血制品性状及外包装。输血期间或输血后 2 小时内应密切关注患者身体情况,发生异常情况及时处理:

输血反应。患者出现寒战等不适应立即停止输血。出现非溶血性输血反应可给予物理降温或药物降温处理。若发生可疑溶血性输血反应,应采集患者血标本与剩余血制品重新进行交叉配血试验,根据病情变化进行肾脏替代治疗或抗休克抢救。

过敏反应。曾有过敏史的患者可在输血前预防性应用抗过敏药物。反复多次发生过敏反应的患者尽量选择洗涤红细胞(取出大部分多余血液成分,只保留红细胞以减少过敏概率)输入。输血过程中一旦出现可以过敏反应必须减慢输血速度,应用抗过敏药物并密切监测。严重者或用药无效者应立即停止输血,应用肾上腺素、补液等措施纠正休克。

细菌污染反应。输血期间一旦发现可疑细菌污染反应要立即停止输血,剩余血制品和患者血标本做细菌培养和药敏试验,尽早进行抗感染治疗。

循环超负荷。避免快速、大量输血。心功能衰竭的患者可酌情在输血前适量应用强心类药物。

输血后紫癜。应立即就医,应用激素类药物及免疫球蛋白治疗。

输血性血色病。尽量输入新鲜红细胞,避免过多输入库存血制品,应用祛铁剂后可好转。

输血相关传染病。一定要去正规的医疗机构进行输血治疗,不要接受非正规来源的血制品。

总结:

贫血的病人应该理性看待输血治疗的必要性和风险。对于病情已经进展到需要输血来维持机体功能和生命安全的患者来说,输血时为了更好的救治疾病、挽救生命。因为担心低概率的并发症而拒绝输血,会使身体无法得到足够的血氧支持而使病情恶化甚至危及生命。


作者:张鹤

本文经由 北京朝阳医院医院 妇产科 副主任医师 王国蓉 审核

1.Delaney M, Wendel S, Bercovitz RS, Cid J, Cohn C, Dunbar NM, Apelseth TO, Popovsky M, Stanworth SJ, Tinmouth A, Van De Watering L, Waters JH, Yazer M, Ziman A. Transfusion reactions: prevention, diagnosis, and treatment[J]. The Lancet,2016,388(10061).

2.Osterman JL, Arora S. Blood Product Transfusions and Reactions[J]. Hematology/Oncology Clinics of North America,2017,31(6).

3.M H Yazer, L van de Watering, M Lozano, S Sirdesai, K Rushford, et al. Adhikari. Development of RBC transfusion indications and the collection of patient‐specific pre‐transfusion information: summary[J]. Vox Sanguinis,2017,112(5).

4.Padhi S, Kemmis-Betty S, Rajesh S, Hill J, Murphy MF; Guideline Development Group. Blood transfusion: summary of NICE guidance[J]. BMJ (Clinical research ed.), 2015, 351(nov18 2):h5832-h5832.


原创文章:丁香园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参考文献:
  1. Delaney M, Wendel S, Bercovitz RS, Cid J, Cohn C, Dunbar NM, Apelseth TO, Popovsky M, Stanworth SJ, Tinmouth A, Van De Watering L, Waters JH, Yazer M, Ziman A. Transfusion reactions: prevention, diagnosis, and treatment[J]. The Lancet,2016,388(10061).
  2. Osterman JL, Arora S. Blood Product Transfusions and Reactions[J]. Hematology/Oncology Clinics of North America,2017,31(6).
  3. M H Yazer, L van de Watering, M Lozano, S Sirdesai, K Rushford, et al. Adhikari. Development of RBC transfusion indications and the collection of patient‐specific pre‐transfusion information: summary[J]. Vox Sanguinis,2017,112(5).
  4. Padhi S, Kemmis-Betty S, Rajesh S, Hill J, Murphy MF; Guideline Development Group. Blood transfusion: summary of NICE guidance[J]. BMJ (Clinical research ed.), 2015, 351(nov18 2):h5832-h5832.
标签
张鹤
本文作者 张鹤
更多文章
丁香医生
不只是科普 更是健康工具
点此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