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科普文章
搜索

幽灵埃博拉

作者: 张进 2014-11-26

37837146_xxl.jpg

人类封自己为万物之王,但是当人类踏进非洲那些从未被现代文明眷顾之地,一些只有几十个纳米大的神秘物种突然出现,无情地蹂躏人类,我们的文明和性命有时看起来好像是高高摞起来的瓷盘,破碎并不遥远。

不知道其中间宿主,没有疫苗,没有可治愈的药物,极其恐怖的传播方式和速度,埃博拉病毒像幽灵一样飘在非洲,从 1976 年至 2012 年爆发了 23 次。

2014 年 7 月,在西非,埃博拉病毒再次大爆发,截止当前其感染和死亡人数已经超过以往任何一次,并且还在继续蔓延,并无被控制的迹象。

埃博拉病毒在 2014

根据 WHO 官方网站数据,截止 2014 年 7 月 27 日,西非埃博拉病毒出血热总共感染(含疑似)1323 人,其中 729 人死亡。

疫情涉及 4 个西非国家:几内亚、利比里亚、塞拉利昂和尼日利亚,几内亚死亡人数最多(339 人),塞拉利昂感染人数最多(533 人)。

但是以上统计的数据可能存在巨大的误差,原因是塞拉利昂谣言四起,说「埃博拉病毒是不存在的,只不过是人类自相残杀的借口,医院内人吃人,医生在传播病毒……」,几千人围攻医院,部分村庄禁止救助人员进入。这些不合作,很可能导致疫情漏报。而且,由于恐慌,很多病例样本已经无人进行投递,标本无法送到具有检测条件的实验室,漏报是必然的。

从统计数据上来看,疫情呈现加速趋势,灾难还会扩大。

一位从肯尼亚旅游回港的游客因发热、头晕及呕吐等症状被隔离,今天报道其埃博拉病毒检测为阴性。

塞拉利昂领导与埃博拉病毒抗争的医生 Sheik Umar Khan 因感染埃博拉病毒,医治无效,于 7 月 29 日去世,而这之前已经有几十名地方卫生工作者因此死亡。

美国医生 Kent Brantly 和传教士 Nancy Writebol 感染了埃博拉病毒被隔离治疗,情况非常不乐观。Kent Brantly 医生据称严格按照安全操作流程,其感染途径目前不明。

西非已经发出旅游禁令,大部分国家边境通道已关闭,大部分航班已经停飞。美国维和部队也已决定全部撤出西非。

西非,卫生环境极差,医疗条件极其简陋,而且对抗埃博拉的经验极少,民众中弥漫着迷信、谣言和不合作……,这简直是一块被诅咒的土地。

认识埃博拉病毒

「埃博拉」是扎伊尔(即刚果民主共和国)北部的一条河流的名字,1976 年该地首次爆发一种不知名的病毒感染,致使河流沿岸 55 个村庄几乎灭绝,「埃博拉病毒」也因此而得名。

埃博拉病毒包含扎伊尔埃博拉病毒,苏丹埃博拉病毒,雷斯顿埃博拉病毒,塔伊森林埃博拉病毒,本迪布焦埃博拉病毒 5 种类型。

所有类型的埃博拉病毒都可以感染人类并导致类似的症状,但他们所致疾病的进展和病毒的毒力各不相同。本迪布焦埃博拉病毒的致死率不到 40%,扎伊尔埃博拉病毒的致死率约为 50%,苏丹埃博拉病毒的致死率为 70%-90%。塔伊森林埃博拉病毒的毒力难以评估,因为只出现了一例感染病例。目前唯一确定的亚洲病毒种为雷斯顿埃博拉病毒,但感染人类后似乎不会出现症状。

埃博拉病毒杀伤力之大之快,生物界将其生物安全等级确定了 4 级(SARS 是 3 级,级别越高越危险),全球拥有此安全等级开展相关研究的实验室都不多。

至今医学界都还没有确定埃博拉病毒的中间宿主。这么多次埃博拉病毒爆发,没有一次能够定位病毒的来源。

致命的埃博拉病毒

埃博拉病毒感染病人后最初表现为非特异性症状,如发烧,呕吐和严重腹泻。然后迅速出现各种组织损害,内出血,外出血,多脏器功能衰竭,病症极其之惨烈恐怖(强烈建议各位不要去 Google 中搜索相关图片)。从发热到死亡时间很短,这是坏事也是好事。

说是坏事,当然是因为病毒杀伤力之大。说是好事,是病毒杀人之快,在非洲往往导致整个村庄的快速集体覆灭,从而不再向外传播。

当然,病毒会变异,如果变异后,潜伏期延长,感染者死亡过程更加缓慢,那么带来的传播后果将会非常严重,尤其是如果病毒来到了千万级人口的城市,想想都令人毛骨悚然。

历史上有众多关于企图利用埃博拉病毒作为生物武器的传闻,比如埃博拉曾是美国在冷战时期针对苏联的生物武器,比如有邪恶的病毒学家企图将埃博拉和天花病毒结合,培育出上文所述致死过程更加缓慢的新病毒,便于更大范围传播,比如,日本的奥姆真理教领袖麻原彰晃曾带领 40 名成员赴扎伊尔,希望获得此病毒,作为大屠杀工具……。

恐怖的传播方式

一种病毒致死率再高都不令人害怕,真正让人类颤抖的是病毒的传播方式,埃博拉病毒就具备极其恐怖的传播方式。上文提到被感染的美国医生按说是严格按照安全防护操作流程,但还是不幸中招。

血液传播自然不用说了,感染者的各种体液分泌物及其污染过的环境都可能成为传播途径。美国范德比尔特大学感染病学专家 William Schaffner 博士认为,埃博拉病毒非常危险,即使防护做的再完美,也存在感染的风险。

医护人员在这种艰难时刻的坚守其实就是用生命与死神在肉搏,美国维和部队已经全部撤出西非,无国界医生组织和香港红十字会依然决定继续坚持。

不可治愈的埃博拉

没有疫苗,没有治疗药物,感染上「埃博拉」的人会像《鹿鼎记》中中了化骨绵掌的人一样,在你面前「融化」掉。隔离是最有效的手段,但主要目的是防止病毒传染给他人。这也是一些被感染者拒绝去医院,宁可在家等死的原因,当然他们不知道这样会祸害多少人。

有几句是废话,但是每次疫情出现时都不得不重复:无论是最普通的流感,还是最骇人的埃博拉病毒,板蓝根什么的真心没用。

在塞拉利昂,有一患者被家属从医院中抢了出来,去找「自然疗法医师」救治。塞拉利昂卫生防御部门简直疯了,动用力量全国搜寻,患者最终死亡,在这个过程有多人被他传染。

不能治疗,迅速诊断和隔离就显得非常重要。诊断技术并不复杂(RT-PCR),但是在非洲却并不容易。

埃博拉病毒在中国

中科院武汉病毒所和华中农大曾经联手在中国的蝙蝠血清内检测出了雷斯顿埃博拉病毒抗体,这说明这种病毒可能传播到中国有一段时间了,所幸目前这一型目前对人类并无太大危害。

人作为埃博拉的终末宿主是疾病大规模传播的主要途径,我国的各口岸也都已经提高了戒备等级,不只是针对来自西非的埃博拉病毒,还包括前段时间西亚和中东出现的中东呼吸综合征及脊髓灰质炎。

香港昨天对来自非洲发热的旅客果断采取隔离和观察值得称赞,虽然事后通过检测该旅客已经基本排除了埃博拉病毒感染。目前病毒还在西非,尼日利亚也仅出现了 1 例病例。所以,目前我们是安全的,爷爷奶奶别忙着买盐囤醋,广场舞接着跳就是了,祝你们身体健康。


参考资料来自:丁香园网站,维基百科,WHO 官方网站,知乎流行病观察专栏(Via Hydro Ding)等

作者:张进

该文章由作者独家授权丁香园使用,拒绝其它任何形式的转载

图片来源:站酷海洛创意

张进
本文作者 张进
更多文章

张进 丁香诊所

丁香医生
不只是科普 更是健康工具
点此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