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科普文章
搜索

美国为什么把埃博拉感染者运回国?

作者: 张进 2014-11-26

212_banner.jpg

注:本文有不少篇幅无情的吹捧美帝,热血爱国青年请提前绕道。

西非埃博拉病毒大爆发局面呈现失控的态势,死亡和感染人数不断攀升。由于没有疫苗和有效的治疗药物,隔离变成目前最有效防止病毒蔓延的方法。

于是,西非的航班大部分已经停飞,发出旅游禁令,各国面向西非的口岸关闭的关闭,严查的严查。

在这种极度恐慌的背景下,2 天前,美国决定将在西非感染埃博拉病毒的两名美国人接回亚特兰大的 Emory 大学医学院治疗,主动把幽灵一般的埃博拉病毒从非洲大陆带到美国本土。

美国一些民众在网络上敲击键盘喷口水的干劲丝毫不比我们这儿的网络暴民逊色,虽然美国政府和 CDC 被骂为「疯子」,但是网民的压力改变不了他们的决定,在这种公共卫生事件上,专业人士才有能力和权力来做最后的判断。

身处雾霾笼罩之中的敝国人民则越过太平洋投去了羡慕的目光:美国公民就是好啊,国家愿意冒这么大风险,投入这么大的资源来拯救 2 条人命。显然,大家太感情用事了,美帝可不是只有大国情怀和满脑子爱国主义的愣子。

在应对恐怖分子的布局中,美国已经是世界上应付生化武器实力最强的国家,拥有 4 级安全的生物实验室和病房数量也最多。看看美国 20 年前上映的电影《恐怖地带》你就知道人家这这方面多专业。敢把感染者接回国内可不是拍脑袋的意气用事,是有专业积累的作为。

今天 CNN 的一则 Breaking News,则让全世界对美国人更加刮目相看:感染埃博拉病毒的肯特•布兰特利博士和南希•怀特博尔德医生在接受美国一家制药公司研发的新药治疗后,病情已经好转,而之前布兰特利博士的病情已经恶化出现呼吸困难。

这种名为 ZMapp 的药物是一种单克隆抗体,在此次使用之前,仅在 9 只猴子身上进行过非常有限的试验。

ZMapp 在运输过程中需要低温保存,使用前需要 8~10 小时的自然融化时间。根据计划,原本打算先给怀特博尔德医生试用该药以观察效果,但是布兰特利博士突然病情恶化出现呼吸困难,所以临时将为怀特博尔德医生融化好的药物紧急给布兰特利博士使用。

1 个小时后,布兰特利博士症状明显改善,呼吸平稳,躯干部皮疹消退,第二天甚至可以自己淋浴。怀特博尔德医生也在之后接受了两次 ZMapp 治疗,同样出现症状的明显缓解。

显然,这不是一个正规的临床试验,而是 FDA、美国国立卫生院、Mapp 生物制药有限公司(ZMapp 生产者)以及美国军方负责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分支机构防务威胁缓解委员会联合决定的一个「非常规试验」。当然,两位受试者也签署了知情同意后加入了试验,充当了「小白鼠试验品」的角色。

在一个全球新药研发政策最严格的国家发生这样的故事,要给他们点两个赞:创新和勇敢。

特殊的背景,特殊的流程加上科技积累和果断的抉择构成了目前看起来相当具有戏剧性但乐观的局面。如果不是这种特殊的情况,新药研发必须按照 FDA 非常严格的流程来走,那么 ZMapp 的试验可能还遥遥无期。

当然,这样的故事不会改变 FDA 对新药研发和上市的严格控制,这次流程外的变通和收获,只有在上述特殊背景下才成立,并不具备普遍意义,今年年初 FDA 就叫停了美国国防部拨款 1.4 亿美金启动的埃博拉病毒治疗药物研究。(国防部掏钱,你知道埃博拉病毒的历害了吧)

另外,现在还远不到对新药 ZMapp 下结论的时候,哪怕是仅有两个临床病例也还在观察中,最终结果还需要时间来判断,更不要说需要更多的临床数据来支持。单克隆抗体这一大类药物对人类远期的影响和安全性都还需要时间来评估。

所以,西非的埃博拉病毒感染者想从美国的新药获益,还有 long long way to go。

以下图片是用于运送怀特博尔德医生回国改装过的飞机和转运过程。


作者:张进

该文章由作者独家授权丁香园使用,拒绝其它任何形式的转载。

图片来源:站酷海洛创意

张进
本文作者 张进
更多文章

张进 丁香诊所

丁香医生
不只是科普 更是健康工具
点此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