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科普文章
搜索

骨髓捐献到底是怎么做的?

作者: 李治中(菠萝) 2015-12-03

shutterstock_94154542-900.jpg

以前谈起骨髓,我的第一反应总是小时候啃的猪大腿骨,我超爱吃里面的骨髓。所以谈到骨髓捐赠,我总是在想象一个巨大的针管戳到我的脊柱或者大腿骨里面。

我有幸曾经在美国,参加了一次骨髓捐献的活动,捐献对象是一位 3 岁的小姑娘,尽管我一路「过五关斩六将」通过了各项身体检查,但可惜的是最终由于小姑娘可能存在的身体状况的原因,捐献手术被取消了。

在手术取消前,骨髓捐献中心跟我保持了密切的联系,我通过亲身经历以及骨髓捐献中心的各项告知,大概了解了整个骨髓捐献的过程。

骨髓捐献会有危险吗?

尽管,当时签署同意书时是一时冲动,可当电话通知我,我是捐赠的候选人之后,我当时脑子真是一片空白,除了高兴外,还有一丝丝紧张。不论是家人还是自己,对这件事情都不是那么了解,很怕有后遗症什么的。

我自己也到网上看了很多的资料,问了杜克大学医院的教授,这才知道骨髓捐献,主要可能存在这些并发症或风险:

1. 骨头剧痛

捐献手术后大概 1~2 个星期会有骨头的剧痛,得靠止痛片,但是 1 个月以后就应该基本恢复了。

2. 麻醉事故

捐献骨髓时候出现严重副作用的可能性大概是 1.34%,主要的问题是麻醉事故,还有骨头穿刺过程中的一些误操作。

平时我会觉得 1.34% 的概率简直可以忽略,但是真正自己遇到的时候觉得 1.34% 概率好高啊!

到了这个时候,想退缩是很难的,因为小女孩得的是地中海贫血,只能靠接受别人的骨髓来救命,如果退缩了,就像你害了她一样,这样的道德压力是巨大的。爸妈一直很担心,但是老婆最终给了我很大的鼓励。

shutterstock_159655757-600.jpg

骨髓捐献是怎么做的?

其实骨髓捐赠需要的是骨髓里面的造血干细胞,所以应该叫「造血干细胞捐赠」更合适,抽取骨髓最佳的地方之一是髂骨(在后背的腰部上面一点),因为那里造血干细胞很丰富,而且神经比较少,风险小一些。

若是以传统的方法来捐献,捐赠的时候,医生会在骨头上打几个小洞,然后用特别的针头去抽取骨髓。一般成年人 有 3 公斤的骨髓,捐献的一般是 5%。

其实现在需要抽取骨髓的时候已经很少了,多数都是采取新技术,叫做外周血造血干细胞分离。就是给捐赠者左右手臂分别插一根管子,血从一头流出来,通过特殊的仪器,造血干细胞被分离出来,其他的部分,例如血浆、红细胞,还原封不动地送回体内。这个过程不需要手术,也不需要麻醉,所以是更加简单的办法。

但是这个医生特别要求传统骨髓捐赠,据说是对小孩来说,传统骨髓移植成功率比外周血分离造血干细胞高一些。既然如此,我也就只能让他们在我背后戳几个洞了。

在确定我愿意履行捐赠意愿的时候,骨髓捐赠中心的人和我通了一个小时的电话,确认了捐赠时间,更重要的是,他们给我详细描述了从开始到捐赠结束会发生的事情。

捐赠前 :

要签一大堆的表格,表示自己理解了手术过程、风险、确认要捐赠等等。

里面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 :「你在任何时候都可以选择退出,但是请记住,如果患者开始化疗清髓后,你选择退出,患者多半都会死。」还有一些选择性参与的项目,比如留一些血液样品给他们做别的研究,参与一个 10 年的跟踪实验看捐献骨髓对身体的长期影响等等。

然后还要去医院做一个超级详细的体检,最后再确认一遍我的身体合格,能够捐赠。X 线、心电图、血、尿、内科,反正能想到的都会来一遍。同时我也会第一次见到给我做手术的医生。身体没问题的话,就等着捐赠那一天了。

与此同时,不知道身在哪里的患者会开始为期 10 天的高强度化疗,杀死自身的血液细胞,包括免疫细胞,然后就一直待在无菌的隔离病房里面,等着我的骨髓到来。化疗很痛苦,而且这过程中, 他们随时有可能被感染,由于没有了任何免疫系统,会非常危险。

所以每次当我担心自己手术的风险和疼痛的时候,我都会想起那个小女孩承受着百倍的疼痛和风险。幸好她才 3 岁,以后应该什么都不会记得。

捐赠当天 :

一大早就要到医院报到,准备手术,手术要 1~2 个小时,麻醉采取的是静脉注射的全身麻醉。手术完了会送到观察室待一天一夜,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第二天一早就可以回家了。

他们给我买了最全面的保险,包括医疗保险、意外残疾保险、意外死亡保险,全部都填了老婆为受益人。另外我问了一下能不能找朋友拍个视频留念,他们说不行,因为怕我放到网上,揭露了我捐赠的地点。看来捐赠者的隐私也是被严格保护的。

捐赠后 :

我以为这么大的手术后至少要休息 1 周。结果他们说因为我手术是周四,他们推荐我周五请假,然后周六、周日继续休息,周一就可以去上班了!

我说不会吧?你们美国人也太猛了。对方说除非我是建筑工地上搬砖的,要不然休息两天足够了。如果真是如此,这消息倒是振奋人心,说明这手术真的不算什么。

尽管,一如文章开头所说,我并没有完成捐献,但我也想把我这个不完整的故事说出来,期待看到的人,能去完成我的心愿。

责任编辑:刘婧

本文节选自《癌症 · 真相:医生也在读》,由作者授权丁香园转载。

图片来源:Shutterstock.com

责任编辑: 小医lauren

李治中(菠萝) 美国杜克大学癌症生物学博士 抗癌新药研究员 科普作家

丁香医生
不只是科普 更是健康工具
点此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