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科普文章
搜索

曾勇敢地活着,也应该有尊严地死去

作者: 张羽 2016-01-05

舒缓医疗题图900.jpg

死亡与出生、成长、成熟、生育、衰老一样,都是一种现实、一种必然,我害怕每况愈下,我害怕依赖别人、拖累亲人和痛苦绝望所带来的屈辱,远远超过害怕死亡。

珍惜在一起的日子

一天晚饭,我开了一瓶红酒,给奶奶倒了一个杯底儿,奶奶尝了一口说:

嗯,不错,像老家的色(shǎi)酒,再给我倒一点儿。

我又给她倒满了一杯,让她慢慢享用。

奶奶很仔细地尝着酒,表情很满足、很安详,让人看了踏实,觉得暖。

自己逐渐成长,也愈发珍惜与家里老人在一起的时光。

我总会换着花样给奶奶带一些小包装的点心零食,每次买这些东西的时候,都会在心里轻轻地害怕,怕有一天老人去了,我就买不成了。

奶奶老了,她不用智能手机,信不过网上银行,更不会淘宝,她只用记忆中的经验和词汇形容此刻并不熟识的食物和周遭不断出现的新事物。都说老人们和社会脱节了,有时想想,这会不会正是一种与世界逐渐告别的方式呢?

他们不再接受新事物,可能只是为了不再更多地与这个世界发生联系,以免走的时候难以割舍。她们开始健忘,可能是在每天放下一点过去,只带着记忆深处的温情,渐行渐远。

老人家忌讳谈生死,我在家里谈论有关临终关怀、生前预嘱等话题的时候,奶奶都恨不得过来捂住我的嘴。

我也就开着玩笑,跳开话题。

但当看着她老人家宁静地品着红酒的脸时,也会在心里偷偷地想,如果有一天,这个我爱的老太太要离开了,一定要让她走得体面、轻松、有尊严。

舒缓医疗

我时常跳脱出医生的身份,站在一个普通人的角度想,如果真的到了康复无望的那天,我会希望得到医生、家人怎样的帮助?我会想如何让自己解脱?

有些疾病到了晚期,确实很难在治疗上取得突破性的进展,比如癌症晚期。

与病魔斗争到底、同归于尽不是这时候要做的事,专注于提高病人临终之前的生活质量,让他们的内心舒适,帮助病人和病人家属共同度过这个困难的特殊时期,是医生应该更多考虑的事情。医生在这种时候,做得更多的应该是给予病人临终关怀和舒缓医疗。

而癌症止痛正是临终关怀和舒缓医学的主要内容之一。

现代医学关于止痛的原则已提出多年,但是有多少癌症晚期病人真正享受到了专业的、满意的治疗,又有多少医生真正懂得癌症止痛的真谛,并将止痛方案和治疗药物用得得心应手?

舒缓医疗插图600.jpg

医生会怎么做?

面对疾病晚期的病人,虽然已不能起死回生,但医生也并不会袖手旁观——不加速也不拖延死亡,预防和减轻患者的痛苦,控制疼痛,在身体和精神上给予最大程度的抚慰和支持,让病人的最后一程走得更舒适安详。

不再前怕狼后怕虎地不敢使用吗啡,也不再畏首畏尾吝啬鬼般地谨慎用量。在止痛同时,能避免顽固性便秘以及呼吸抑制等副作用,方显出舒缓治疗医生的真功夫。

比起临床一线医生,舒缓医疗团队的医生更愿意花时间和病人及其家属谈话。

如果病人有宗教信仰,舒缓医疗团队会请来志愿者,到患者床旁抚慰或者祷告,舒缓医疗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尽一切所能让病人有尊严地舒适地离开。

舒缓医疗中的抚慰、帮助、照顾,一切都是来自人的善意和关怀,不再只是寒光冷冷的手术刀、摧毁性的化疗药物、冷峻不由分说的呼吸机、浑身上下各种负责灌入药物和引流污秽的管子。

一切都会慢下来,医生愿意坐下来,在病人的床边、枕边给予最温暖的问候、最耐心的倾听、最细致的照顾。让接受舒缓治疗的病人,在生命的最后阶段,过得舒适、尊严、少痛苦,虽然死亡终将到来,生命犹如一场无可回避的溃败,但是他们有时间道歉、道谢、道爱、道别。

既然死亡终将到来,那就让我们在平缓的步调中推进一切,在有准备之中,让生命的帷幕缓缓落下。


本文摘自《只有医生知道!3》一书,由作者授权丁香园转载。

图片来源:Shutterstock.com

责任编辑: xayzmi
张羽
本文作者 张羽
更多文章

张羽 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副教授

丁香医生
不只是科普 更是健康工具
点此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