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r-code
请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2019年8月9日 11:04
第1次提问
王医生好,我妈妈今年五十岁,30年乙肝病毒携带使史,2017年三月,在东方肝胆医院开手术手术切除五公分大小肿瘤,因有胆囊息肉,也将胆囊同时切除。病理为肝细胞癌。术后三次预防性tace,曾因一次tace完成腹腔干动脉瘤,又在中大医院做了支架手术。2019年8月7日复查甲胎蛋白8.15,肝肾功能正常,乙肝病毒定量小于500,核磁共振提示原术区出现2.57公分病灶。我想请您看一下病灶位置,还有大致有哪些治疗方式,包括哪些医院科室可以开展治疗。我们比较倾向于射频或者介入,您能提个建议吗?

为保护用户隐私不显示图片

2019年8月9日 11:12
王明达医生
你好,我已收到你的提问,今天手术比较忙现在还没结束,稍后空下来会仔细回复您的问题,暂时不用追问避免浪费机会,谢谢理解!
2019年8月9日 13:43
王明达医生
你好,现在距离第1次手术差不多已经有两年的时间了,之前也是在我们医院做的,当时效果应该还是比较理想的,两年的时间都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这一次复查确实看到肝脏里又长出了新的东西。

结合既往病史有肝炎,和肝癌的情况,而且本身肝癌就是很容易复发,再结合影像学表现形式,高度考虑目前新出现的这个病灶为复发的肝癌。其实对于肝癌来讲,手术治疗相对来说肯定是最好的选择。但是对于患者目前的情况,却不是非常的合适,主要原因主要是,患者现在新长出来的这个病灶位置实在是非常的不好。这个病灶不仅非常的深,在肝脏的最里面,而且周围三面都环绕着最重要的血管。这幅图上我已经标出来了,123,1指的是肝门部门静脉主干部分以及分叉处,2主要指的是下腔静脉,三主要指的是,门静脉往右边肝脏的主要分支。所以可见这个肿瘤,不仅位置很深,并且正好卡在三条最主要的血管之间。如果做手术的话,常规来讲有从正面入路也就是a,或者把整个肝脏翻过来,从后面入路,就是b。但现在这个肿瘤的位置无论从a还是b,切开肝脏,指向肿瘤都要牺牲很大一部分正常肝脏。并且难度会非常大,所以显然不是很好的办法。

那么同样的道理,目前这个情况做射频也不是特别的合适,因为射频需要把一根针插到肿瘤的内部,然后把它烧掉。所以肿瘤的位置,往往会很大程度上决定治疗的效果。比如那种位于肝脏中间,相对靠近表面,周围没有血管,直径小于三公分的肿瘤效果会比较好,因为这样可以烧的大胆一些,烧的彻底一切。但患者目前这个情况做射频有两点难度,第1位置太深,不太好进针,无论从哪个方向都要穿过大片的肝组织,甚至可能会碰到血管或者胆管,引起出血或者,胆漏等术后并发症。最第二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这个肿瘤位置实在太贴近大血管了,即便通过b的方向能够进针并且插入到肿瘤里面,但由于跟血管关系非常的密切,所以射频消融的过程中并不敢全功率去烧这个瘤子,因为如果万一偏了一点或者烧的太过头的话,有可能会把血管弄破,一旦出现这种问题,大出血会致命的。而如果烧得不彻底,那么靠近血管的肿瘤部分相当于没有治疗,效果就不理想了。

所以目前的治疗方案建议可以考虑做介入治疗,这是一方面,另外,这个情况可以考虑做针对性的放疗,就是所谓的x光线照射。像我们医院有普通的放疗,周期比较长,但费用相对可以医保,然后在新苑那边也有比较先进的精准放疗,就是所谓的射波刀,但价格比较昂贵。对于这种位置不太适合手术或者说射频的肝癌,这个情况完全可以考虑做放疗的。

除此以外,还有一些比较新的治疗方法,比如免疫治疗,还有靶向药物,这些内容都非常的多,作用机制也很复杂,不是一两句话简单就能说得清楚的,建议你可以先从网上大致了解一下,有一个初步的印象,我们再来进一步讨论,当然,这个情况最好能够再找以前给你们做手术的医生,甚至再次住到他们科里,让以前给你开刀的医生帮你好好看看片子,并进一步制定治疗方案。毕竟你从做手术一直到术后康复,还有术后的复查,他们才是对你病情最了解的人。

希望我的回答对你有帮助,谢谢。

为保护用户隐私不显示图片

2019年8月9日 14:32
第2次提问
感谢王医生百忙之中给出如此详尽的答复。我想请问做介入的话是肝动脉化疗栓塞吗?您看血管分布能否推测肿瘤血供,栓塞成功率多少?还有您说的靶向治疗,是指哪些药物?
2019年8月9日 21:02
王明达医生
02:54
转文字
2019年8月9日 21:23
第3次提问
非常感谢!刚刚我打听的现在一种碘粒子植入技术,是否可以采用碘粒子植入结合tace这种方式?效果是不是会好一点。比较担心靶向药副作用问题。 另外,我们安徽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在开展招募PD-1抗体联合阿帕替尼或FOLFOX4方案治疗晚期肝癌,我不懂免疫疗法的效果,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是否可参与这种临床试验? 碘粒子植入风险是否大,还有肝癌对放射性物质是否相对其他癌症更不敏感?谢谢您,期待您的回答。 祝您生活愉快!非常感谢

为保护用户隐私不显示图片

2019年8月10日 01:48
王明达医生
刚刚我打听的现在一种碘粒子植入技术,是否可以采用碘粒子植入结合tace这种方式?效果是不是会好一点。比较担心靶向药副作用问题。

这只是在tace基础上的额外手段,本质其实就是介入加放疗,只不过换了一种包装,高大上一些。不多做评价,不同地区不同医院开展情况不一,不同的医生对其喜好情况也不一样,没有统一标准。反正我们医院这边介入科是几乎不怎么做这个。粒子植入费用也比较贵的。好几万块是需要的。效果有待大规模临床数据验证。

另外,我们安徽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在开展招募PD-1抗体联合阿帕替尼或FOLFOX4方案治疗晚期肝癌,我不懂免疫疗法的效果,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是否可参与这种临床试验?

可以啊,这个很好的临床试验,无论pd1还是阿帕替尼,能免费用这些治疗方案是非常好的事情了,完全赞同参加。

碘粒子植入风险是否大,还有肝癌对放射性物质是否相对其他癌症更不敏感?

风险肯定有,但相对手术肯定小很多。前面说了,目前业内对这个存在很多声音,有支持也有不感冒的,跟不同地方开展也不一样,目前暂时没有真贱针对这个治疗方式的统一规范。所以不多做评价。

肝癌对放疗还是有用的,敏感程度适中吧。

TA的问答

你好!本人连续十几年体检有项肝指标都不正常,见下图,打过乙肝疫苗,前年去医院彻底查过无丙肝,无自免肝,然后医生就挂了几天肌酐,指标略降到上限,今年再查还是超标,另外今年的铁蛋白和甲胎蛋白都偏高,血脂指标也一直超标,还有肝襄肿,请问严重吗,需要吃药吗?12月4日腹部剧痛入院检查,急性黄疸,医生初步判断胆囊癌,经过9天治疗(可能是消炎治疗),状态恢复,腹部不痛,黄疸渐渐消去。12月中下旬去肿瘤医院专科医院检查,pet-ct做了,结果如下,做了两次穿刺活检,医院说没有抽到癌组织,没有病理结果。请问医生,如果我们想确诊病情,接下来应该怎么办?王大夫您好,我母亲80岁,在20年6月在佳木斯某医院诊断为胆管癌,大小为5×10cm,在肝门区高位。肝内胆管扩张形成3个囊肿,最大15×18cm,肚子涨的很大,后来经过外科穿刺引流,引出2000多毫升胆汁。大夫建议是胆管癌位置不好,做手术切除难度大,年龄大怕耐受不了,建议保守治疗,通过穿刺胆汁引流,然后通过鼻咽管回注胆汁,开始胆汁每天流800-1000左右,回注800左右,人的状态挺好,但是浑身没劲吃不了饭,或吃的很少,每天只靠输营养液维持。现在是胆汁每天流400左右,身体眼睛发黄,身体痒,想问大夫,我母亲这种情况还有啥办法?如果胆汁流的越来越少,身体黄痒的严重,有没有办法降胆红素退黄。谢谢!医生我妈现在在医院住院,医生好像要给她做个介入治疗,这个治疗有什么副作用吗?对她有没有很大的帮助呢?以她现在的这种体能能接受的了这种治疗吗?大夫您好,我母亲目前结肠癌转移肝脏,晚期,肝部几乎长满肿瘤,最大肿瘤直径9-10cm,经4次化疗后,肿瘤没能控制住,目前在家吃靶向药"呋喹替尼"保守治疗,此药刚吃3个星期。 此前化疗前后总有发烧症状,有时低烧,有时高烧不退,之前血培养等检查均未能确诊发烧原因,大夫怀疑是胆道有炎症结合考虑肿瘤等综合问题。 今天又有点低烧,最高温度37.8,个人怀疑还是胆道炎和肿瘤的问题,请问可以提前吃什么药预防高烧。(之前发生过高烧反复一个月,最近一个月体温刚平稳,有点烧怕了),病人比较虚弱,最后时间又不想住院度过。 目前病人黄疸高,眼白有点发黄(吃熊胆和茵栀黄口服液过敏,就停药了),上腹部肿胀(按压较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