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丁香医生审稿专业委员会同行评议通过

不要吃连花清瘟预防新冠

2022-04-17作者:丁香医生

连花清瘟,伴随着物资被广泛发放到上海居民的手中。

4 月 3 日的报道显示,有 800 万盒连花清瘟运抵上海,同一天,以岭药业又捐出了价值 5000 万的连花清瘟从河北发往上海。

图片来源:网络


不少上海网友,纷纷晒出自己家已经收到的很多盒连花清瘟。

图片来源:网络


还有很多人表示,收到连花清瘟就安心了,先干为敬。

图片来源:网络


抗疫发放药物,看起来是一件有益于民的事情,为什么我们认为「不应该这样」?

因为很遗憾,连花清瘟不能预防新冠。给健康市民发放连花清瘟,真的没有必要。


从医学上看,怎么才算预防病毒?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定义[1],疾病预防主要分为一级预防和二级预防两种。

简单来说就是,一级预防是避免疾病发生,例如接种疫苗;二级预防是早点发现,例如癌症筛查。

根据疾病预防的定义,在目前的科学条件下,我们可以用下列三种措施来预防新冠。

第一种,物理阻断。就是常规采用的新冠病毒预防方法。包括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规范咳嗽礼仪、勤洗手,以及隔离等。

这种,除了靠自己谁也靠不住,连花清瘟根本使不上劲。

第二种:诱导免疫反应,降低所释放病毒的传染性。这种方式就是疫苗的工作原理。

显然连花清瘟不是一款口服疫苗,目前暂时也没有口服药物可以完成新冠疫苗的工作。

第三种, 暴露前预防(PrEP)全称 Pre-Exposure Prophylaxis,是指目前未感染病毒,没有暴露于高危险环境,提前用药以预防感染。

目前美国、欧盟、英国等国唯一批准用于新冠病毒感染暴露前预防的药物,是一款长效抗体组合。简单来说就是通过注射现成的抗体,直接抑制或清除病毒,避免感染。

还没有发现其他的药物和机制,能有如此重要的效果。

在目前已知的三种方式中,连花清瘟都不成立,无法达成预防新冠病毒的效果。


连花清瘟,有没有可能是预防的意外

我们分别从官方、临床、药物研发,三个维度来看连花清瘟是否可以预防新冠。

首先,官方资料中,我们没有找到「可以预防」的推荐。

今年 3 月 15 日,新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九版)》表明,处于医学观察期,或临床治疗期(确诊病例)的轻型和普通型病人,推荐服用连花清瘟胶囊(颗粒)作为治疗药物,其中并没有提到「连花清瘟可以预防新冠肺炎」的相关表述。

4 月,解放日报的报道中表示,连花清瘟非预防用药,提前口服不能预防新冠,若没有症状不推荐服用。

图片来源:中国新闻网 - 解放日报


这里还要补充说明一下,网上广泛传播的「世界卫生组织推荐连花清瘟」的说法并不正确。类似推荐和表述,请大家要谨慎采纳,理性分析。

临床医生:不推荐使用连花清瘟作为新冠预防药物。

我们联系并询问了呼吸科、感染科相关的临床医生。

北京积水潭医院呼吸科王小燕医生告诉我们,无论是从药品说明书,还是从连花清瘟的药物机理上看,连花清瘟都不能预防新冠。更何况连花清瘟作为一种口服药物,存在口服疗程不确定问题。也就是说任何药物在人体内都有代谢时间,口服一次后药物就代谢了,很难通过口服做疾病预防。

来自西京医院感染科王素娜医生提供了自己学科的角度:「想要推荐某个药物预防新冠,需要进行深入的药理学研究,并进行严格的随机对照试验,在看到公认的效果前,无法进行推荐。目前并没有看到连花清瘟开展这方面的随机对照试验,没有确凿的证据表明它可以有效的预防新冠病毒感染。

最后,从一款药物的验证机制上看,连花清瘟也的确没有满足证明自己可以预防的流程。

如果要验证一款药物可以预防和治疗疾病,有一个严谨的临床试验流程和临床终点设计,并且至少要这有几步:


第一步,动物实验

第二步,一期临床试验

第三步,二期临床试验

第四步,三期临床试验


一般来说,完成前两步,才能证明「安全」;完成后两步,才能证明「有效」。

那连花清瘟进展到哪里了?

我们查找了关于连花清瘟已发表的文献和数据,暂时缺少其可预防新冠肺炎的依据。

针对暴露后的预防效果,2021 年的一项对照研究[6],显示连花清瘟可以降低核酸检测阳性率。但整个研究样本少(1976 例),没有盲法对照(连花清瘟治疗组和仅提供医学观察的对照组),仍需更进一步的研究。

2020 年的一项多中心、前瞻性、随机对照研究[10]指出连花清瘟胶囊可以有效改善症状(发烧、咳嗽和疲劳),并缩短病毒脱落的持续时间。但这篇文章同样缺乏盲法对照,同时因为参与人员的背景和资金来源问题,发表后颇具争议。

文章最后还提到:没有实施盲法是因为疾病爆发的迫切性,采取安慰剂对照伦理上不道德,但如此多的局限性研究都说明,我们在验证药物有效性的顶层实验设计上仍有很大的进步空间,连花清瘟是否真的有效,还需要更可靠的数据来佐证。

图片来源:文献 10


总之,从官方到临床,以及药物研发三个维度,目前都无法找到有效证据支持「连花清瘟可以预防新冠」。

但面对令人焦虑的疫情,很多人可能会存在「宁可信其有」的心态:有药物,吃了总比不吃好吧?

那还真不一定。


没病不要乱吃药,连花清瘟也一样

药物之所以要有「使用范围」「服用禁忌」「适用人群」等限制,是因为要权衡利弊。

药物的使用,是治疗收益与副作用风险之间的较量。

连花清瘟不能预防新冠,那对于想要预防新冠的普通健康人来说,服用的收益可以说为零。

那么风险呢?

从成分表看,连花清瘟由 13 味中药组成:连翘、金银花、炙麻黄、炒苦杏仁、石膏、板蓝根、绵马贯众、鱼腥草、广藿香、大黄、红景天、薄荷脑、甘草。

由于含有受管控药物成分,连花清瘟在新西兰是禁药,瑞典、美国、意大利、澳大利亚也禁止连花清瘟入境。

图片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新西兰大使馆网站


而对于国内患者,也不是人人都可以使用连花清瘟。

虽然连花清瘟的药物说明书上仍然标注副作用尚不明确,但一项发表于《Frontiers in Pharmacology》的研究指出,连花清瘟中至少含 61 种化合物,成分极其复杂。有一些副作用,常见不良反应有胃肠道不良反应如恶心、呕吐、腹痛、腹泻、腹胀、反胃,以及皮疹、瘙痒、口干、头晕等。

图片来源:文献 11


在连花清瘟的说明书上,标注了高血压患者、心脏病患者慎用;有肝病、糖尿病、肾病等慢性病严重者、儿童、孕妇、哺乳期妇女、年老体弱者等也需要在医师指导下服用。

图片来源:站酷海洛


综上,连花清瘟不能预防新冠,还可能带来副作用。

一种不能预防新冠的药物,被大批量的发放给没有感染的健康人,这本身就是不应该发生的事情。

如果真的如一些报道中所说,为了这些药物的运输发放,还占用了其他物资的运力,那更不合理。

我们认为不应该这样。



本文经由 上海市儿童医院 药学部 副主任医师 黄建权 审核



策划:jiu

监制:Feidi、Eric

封面图来源:自己做的

参考文献:

1.http://www.emro.who.int/about-who/public-health-functions/health-promotion-disease-prevention.html

2. Harrison AG, Lin T, Wang P. Mechanisms of SARS-CoV-2 transmission and pathogenesis. Trends Immunol. 2020;41(12):1100-1115. doi:10.1016/j.it.2020.10.004

3. http://www.gov.cn/xinwen/2022-04/16/content_5685556.htm

4. Mostaghimi D, Valdez CN, Larson HT, Kalinich CC, Iwasaki A. Prevention of host-to-host transmission by SARS-CoV-2 vaccines. Lancet Infect Dis. 2022;22(2):e52-e58. doi:10.1016/s1473-3099(21)00472-2

5. Lamb YN. Nirmatrelvir Plus Ritonavir: First Approval. Drugs. Published online 2022:1-7. doi:10.1007/s40265-022-01692-5

6. Gong X, Yuan B, Yuan Y, Li F. Efficacy and Safety of Lianhuaqingwen Capsules for the Prevention of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A Prospective Open-Label Controlled Trial. Evidence-based Complementary Altern Medicine Ecam. 2021;2021:7962630. doi:10.1155/2021/7962630

7. Bo Li,Qing Ren. Systematic review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Lianhua Qingwen in the treatment of new coronavirus pneumonia. Med Case Rep Rev 3. DOI: 10.15761/MCRR.1000147

8. Zeng M, Li L, Wu Z.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Lianhua Qingwen treating corona virus disease 2019(COVID-19): Meta-analysis of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 Plos One. 2020;15(9):e0238828. doi:10.1371/journal.pone.0238828

9. Fan Z, Guo G, Che X, et al. Efficacy and safety of Lianhuaqingwen for mild or moderate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Medicine. 2021;100(21):e26059. doi:10.1097/md.0000000000026059

10. Hu K, Guan W jie, Bi Y, et al. Efficacy and safety of Lianhuaqingwen capsules, a repurposed Chinese herb, in patients with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A multicenter, prospective,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Phytomedicine. 2021;85:153242-153242. doi:10.1016/j.phymed.2020.153242

11. Hu C, He B, Gong F, Liang M, Zhao D, Zhang G. The Adverse Reactions of Lianhua Qingwen Capsule/Granule Compared With Conventional Drug in Clinical Application: A Meta-Analysis. Front Pharmacol. 2022;13:764774. doi:10.3389/fphar.2022.764774

相关文章

cover
新型肺炎的确诊人数仍在增加,截至 1 月 23 日 12:02,已有 585 名确诊。图片来源:全国新型肺炎疫情实时动态明天便是除夕夜,很多读者可能已经回到家里,或者在回家的路上,更可能,为了安全取消了春节的行程。面对这次疫情,不同人的态度截然不同,有人如临大敌——熏醋「杀菌」、抢购口罩,有人处变不惊——该吃吃该喝喝。在网上,还有各种各样的偏方预防甚至治疗新型肺炎。那么孰对孰错?今天,丁香医生整理
cover
3 月 11 日下午 3 时,吉林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通报,该省已成立高校专班工作组,强化校园管控、核酸检测、环境消杀、生活物资保障、督导督查等工作措施,力争在最短的时间内遏制疫情在校园传播。为此,当地调集了 300 辆大巴,对吉林农业科技学院的学生进行转运。截至 11 日上午 8 时 5 分,共转运学生 6556 人,并组织 85 名带队老师随车保障,实现学生全部转运,下一步将对学校进行全面消
cover
新型肺炎疫情还在不断地升级,每天都有新的被确诊案例。就在今天,广西自治区卫健委发布通报,河池市新增 2 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其中一位患者,年仅 2 岁,是至今年纪最小的确诊病例。图片来源:央视新闻在此前,儿童被认为是「不易感人群」,却被一些谣言散布者解读为「儿童不会感染」,误导了很多家长。疫情当前,如何保护好孩子至关重要。丁香妈妈把后台收到大量的咨询信息,整理出其中流传最广的几条谣言
cover
最近有两起与疫苗有关的死亡事件,让一些读者有了担心。图片来源:网络截图注射疫苗后出现了死亡,是因为注射疫苗所以死亡的吗?其实,注射疫苗后死亡,并不一定就是因为疫苗所导致的。巴西疫苗试验志愿者死亡注射的不是新冠疫苗巴西一个参加英国牛津新冠疫苗临床试验的志愿者死亡,是否与新冠疫苗有关?10 月 21 日,巴西卫生当局证实,一名参与英国牛津新冠疫苗 Ⅲ 期临床试验的志愿者死亡。但是,进一步的消息显示,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