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科普文章
搜索

芦笋、豆芽、花菜,这些高嘌呤蔬菜,痛风能不能吃?

作者: 刘磊 2016-06-30

芦笋.jpg

痛风病友都知道,吃太多高嘌呤的食物会导致尿酸升高甚至诱发痛风,所以要忌口。

而天下美食如此多,总会遇到一些不太确定的食物,此时有的朋友会上网查一查,可查到结果往往是这样的:

芦笋嘌呤含量极高不能吃、菜花嘌呤含量高不能吃、豆芽嘌呤含量高不能吃、菠菜不能吃……

似乎得了痛风连很多蔬菜都不能吃了,事实真是如此吗?

嘌呤含量,不是唯一判断指标

以往的观念都根据食物的嘌呤含量来界定哪些是痛风不能吃的,哪些应该少吃,哪些可以放开吃。

的确,在没有足够的临床证据前,根据食物的嘌呤含量来控制饮食是可取的。但食物所含的「有效成分」不止嘌呤一种物质,在分析食物影响时,如果只考虑嘌呤含量很可能进入误区。

如果只考虑嘌呤含量,我们可以得出「白砂糖是最适合痛风的食物,因为它不含嘌呤」「痛风可以多吃食盐,因为它不含嘌呤」等看似合理的结论。但事实是,白砂糖虽不含嘌呤,但也不含维 C、纤维素等营养物质,营养价值并不大;而食盐虽不含嘌呤,但却可能增加高血压等疾病的风险。

所以,在评价一种食物是否适合痛风时,仅考虑嘌呤含量是不够的。

豆制品,一度被误解的食物

豆类和豆制品是餐桌上常见的美食,包括作者本人在内都非常爱吃。而几乎每位痛风病友都知道「豆制品的嘌呤含量高,是不能吃的」。

但据可信的临床研究证实,豆类食品的摄入总量与高尿酸血症的患病率呈负相关,也就是说一定程度上摄入的豆类食品越多,得高尿酸血症的可能越低。尽管豆类食品能导致血尿酸合成增加,但也含有促尿酸排泄的物质,且后者的作用更显著。[1]

而豆制品在加工过程中,会流失大部分的嘌呤,因此相较豆类,豆制品更利于痛风患者。

但是也有特殊情况,部分痛风或高尿酸血症患者肌酐较高,甚至符合慢性肾脏病的标准,这个时候的豆制品食用就需要咨询肾内科医生。

豆芽.jpg

芦笋等高嘌呤蔬菜,可以吃

就像药物需要临床验证一样,食物对人体的影响,最终也是需要通过临床证据来证实的。

受「惟嘌呤是从」观念的影响,很多痛风病友甚至把芦笋、蘑菇、花菜、菠菜等嘌呤含量较高的蔬菜都被列入「禁区」,那么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这些蔬菜完全可以吃。

从营养的角度,芦笋、菠菜、蘑菇、四季豆、豆芽、花菜等蔬菜,有的富含纤维素,有的富含维生素,都是很好的食物来源。

同时近年来的多项临床研究表明,进食这些富含嘌呤的蔬菜并不增加血尿酸水平及痛风的发生率;短期内进食大量的蔬菜还可以起到一定碱化尿液的作用,利于尿酸的排泄。[2~4]

在这些蔬菜中菠菜值得一提,因其富含草酸,而一般认为草酸和尿酸在肾脏有竞争关系,也就是说草酸会使得尿酸在肾脏的排泄减少,因此在食用菠菜前焯水减少草酸还是必要的。


总之,对于痛风和高尿酸血症病友,我们鼓励适量多食用蔬菜,并且不受蔬菜嘌呤含量的限制。


丁香园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图片来源:123rf.com.cn 正版图片库

参考文献:
  1. ​Teng GG, Pan A, Yuan JM, Koh WP. Food Sources of Protein and Risk of Incident Gout in the Singapore Chinese Health Study. Arthritis Rheumatol. 2015;67(7):1933-42.
  2. Choi HK, Atkinson K, Karlson EW, Willett W, Curhan G. Purine-rich foods, dairy and protein intake, and the risk of gout in men. N Engl J Med. 2004;350(11):1093-103.
  3. Villegas R, Xiang YB, Elasy T, Xu WH, Cai H, Cai Q, et al. Purine-rich foods, protein intake, and the prevalence of hyperuricemia: the Shanghai Men's Health Study. Nutr Metab Cardiovasc Dis. 2012;22(5):409-16.
  4. Zgaga L, Theodoratou E, Kyle J, Farrington SM, Agakov F, Tenesa A, et al. The association of dietary intake of purine-rich vegetables, sugar-sweetened beverages and dairy with plasma urate, in a cross-sectional study. PLoS One. 2012;7(6):e38123.
责任编辑: Hugh
刘磊
本文作者 刘磊
更多文章

刘磊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 风湿免疫科医师

丁香医生
不只是科普 更是健康工具
点此安装